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悖论刘广 | 杭州人物周刊

悖论刘广 | 杭州人物周刊

悖论刘广 | 杭州人物周刊

月小刀 长亭外 2月19日

刘广是个符号,在杭州划分广告、商业、媒体圈资历,不知道他的人都太年轻。

 

 

“男人四十岁之前追求成功,四十岁之后寻找意义”。

 

三年前退出行其道广告,另做反应堆公司,主攻品牌策略与升级“我再也不要做广告了”。

 

我疑问:可反应堆仍然是广告,只不再做房产和电视。他没有再坚持。2018年度,不到十人的反应堆,毛利相当于六十人规模的行其道。这个算法暂时解决了人效和节奏问题。

 

1977年,刘广在金华山村出生。按照日后吴伯凡老师方法论“成就一个人的是核心劣势”,那就算刘广少时的穷促使他发展想象力,思绪翻山越岭、离开贫瘠的土地,奔流入海。

 

“超越认知的反应”——这是刘广得意之句,在尚未公布新理论体系主张前,这就是烙印。这句话是不是认知?如果是,那她怎么超越自己或客户?

 

他就是个悖论,美国罗斯福先生杭州学徒:不要让左手知道右手在干什么。他常常是矛盾的,但从容自洽,他为客户提供独特视角见解,更为自己准备不断迭代的全套方案。

 

 

 

1998年,刘广学成,当时还包分配工作,回金华,因为是食品工程专业,所以进了食品厂。几年下来,车间工人、主人,销售,企划,跑了一圈,他在企划方面找到激情——有天分的地方。

 

在金华合伙做广告公司,做了一批通讯客户,包括小灵通。因缘际会,想到大城市——也就是大学母校所在地、省城杭州,2002年加盟一家国产手机做了浙江区总。

 

2003年夏天,他站到延安路武林银泰门前发愿:“我将来要做三个客户:浙江卫视、银泰、中国移动”。十天后辞职,重新开始广告创业。这个场景,像极了所有剧中优秀农村少年拥抱世界的雄心和认真姿势。

 

我暂时打听不到他的彷徨、痛苦、狗血,但他居然真的做到了——无论深浅长短。

 

2013年,刘广偶尔还带着行其道的男策略和女市场去银泰提案。浮夸的家伙们,行李箱里拖着投影仪——那家伙很帅,女生也叮叮当当的,其实有人嫉妒。而刘广,已经颇有些禅意,数着念珠,穿亚麻衣服,话不多。差不多再退回六年前,他开始接到第一单银泰生意。

 

他最得意的一次,是为银泰在宁波组织“金石为开 生生不息”供应商大会,甲方总裁觉得“提气”。王冬龄先生墨宝,长达十米,让供应商代表在上面盖章——每个人在会前拿到了一个西泠印社准备的印章。

 

 

 

“是夏陈安发现了我这个人才。他说我就是个天才,要找来见一见”——刘广冒着烟圈,圆眼镜后的小眼睛闪亮,这是2006年了——在他们坚持为浙江教科做八百元1P的新青年杂志设计两年后,当时的教科总监、日后推动浙江卫视全国传奇的夏陈安先生要见他。

 

一次圣诞画面,那张页面只有一个蛋,贺卡打开是台歌——而不是圣诞快乐。

 

刘广视夏为贵人、英雄。

 

夏陈安出生于1968年丽水,2000年起主抓教科,一跃成为中国地面频道四小龙之一;2008年起任浙江卫视总监,力推中国蓝,重塑卫视格局,从全国卫视第11名进入前2,2015年离开卫视。

 

“老大,你是因为,所以不玩了”,刘曾对夏言。

 

反应堆公司有学科带头人,今年的课题是韩国新消费。他使劲拽自己的头发,希望离开地球——永远不会成功,可是容易比人清醒,增强洞察。他大量使用夸张、形容,就像提案中擅长提供视频这样全息渲染的道具。

 

2017年春,我去他的办公室喝茶,见他穿着潮牌牛仔,人也瘦了一圈——因为太胖穿不出牛仔。因为是个艺术园区,我们叫的外卖,在他满是陶罐的大长桌上铺着报纸吃。

 

他的桌上只放着一张纸,不知是否专门整理过。

 

 

 

他大力推动《冬吴相对论》,一个人的广电渠道分发能占到这个项目六七成。

 

我问你为什么做冬吴?他说意义。后来21遇变,冬吴停播三年,所有人都没信心了,刘广居然成功张罗复播。

 

又是意义。我拒绝问他什么是他的意义,因为他能告诉我的一定是他定义的意义,而不是这件事情真正的意义或我觉得的意义。

 

随后还有“冬吴同学会”,至今三届四年。起因只为,五年前,吴老师在浙江卫视每月录一档节目,刘广多接待,就请教因知识结构带来的局限,求“榨不干的吴伯凡”指教及荐书——吴老师拥有底层知识。

 

希望吴老师每次为他推荐一本书,后来又希望能得解说——但说给一人听太奢侈,于是张罗十个人付费参与,就有了十个人、十本书、十堂课,年费一万,第一期学员也至今不肯毕业。

 

这些同学,多杭州各界精英,最早起源一个一拨老男人突如其来片刻闪光的学习热情,知识社交,崭新的喝茶理由。

 

他的茶室又搬动了,因为原来那里,尽管只有一张大桌子,门也总是半关着,还总是有人进来,现在找了个小区做茶室。他喜欢人多,他不喜欢人多。

 

 

最后,我问他同行的学生、COO波波,“你眼中的刘广”。他的答案都很美好,这是人之常情。可是我不信,这就是问题,我信“师不必贤于弟子”。

 

刘广教得好,刘广也没教好。刘广做得好,刘广没做好。

 

杭州人物周刊:个人史就是城市史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