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玩家王剑强 | 杭州人物周刊

玩家王剑强 | 杭州人物周刊

玩家王剑强 | 杭州人物

月小刀 长亭外 2月20日

王剑强站的时候喜欢晃,身上有多处破绽——皮鞋、站姿、眼神、手势、废话,又多半是陷阱——他太聪明。

 

他对城西的咣当情有独钟——大概有一半是因为象声词“咣当”和他的人生共鸣。

 

四年间,同时做几万平方的西溪栖悦城、几千方的咣当书店、几百几十方的奇客巴士——没有哪件事容易,没有哪件事已经大功告成。充满希望、力量和危险的美感。

 

 

年前忙时,周一上午在北京参加万达和龙湖品牌商会,周二晚在杭州咣当接待G20文化官员,周三有奇客巴士的加盟商在南京一起吃饭,周四和人筹划从栖悦城出发西溪徒步,周五回香港陪孩子练琴,期间出没三四十个微信群,发红包、聊上几句,分享文章。

 

置身更大不确定感,寻找更多可能性。

 

在很多行业,70后仍是中流砥柱,王剑强就是杭州创业、商业资源、企划能力、投资协同的重要代表。很难定义王剑强了,姑且叫他“玩家”。

 

 

 

他擅长告别,轻易刷新一个想法,一件事情,一个城市,唯独杭州是他的福地和磁场。

 

前后多次往返金华、深圳、香港,但都是跟杭州的双城记。三十岁不到,在金华做了百货店总,早年则在杭州总部负责企划与拓展,第二次在深圳工作时则周末回杭州。

 

他说自己有完善人生规划,却令人眼花缭乱。

 

四年前西藏转山结束,杭州环湖走了群山,他就创业了——离开那个曾经激动人心的跨区域零售扩展与上市计划。

 

奇客巴士要感谢城西银泰城一役,开了个好头,也参与推动中国黑科技、好玩的数码势头。开店前,和对门小米闹了一场,因为他无心插柳,打出巨幅海报:我们不做粗粮,只做真正好玩的黑科技。

 

他用一个好念头、观点,像一把利剑,像一支火箭,驱动个体、伙伴与项目,去年的栖悦城又是“中国第一个文旅奥莱”,而咣当当然是城之光,中国的诚品书店+宜家+。

 

我上一次见他是三月前一起环湖群峰的27公里了,有点想念他。

 

 

 

人不如旧,他恋旧,也让一些人记得和感念他。

 

这算义气和口碑。

 

我至少听五个人私下说起对他的感激,媒体、广告服务公司、设施设备、设计师等人。“如果是他叫我去,我不会推脱”“他很客气,拜托我一件事,我当然去,他和他不同的是,他有行业和朋友,而另一个他没有”“一次他公司还没给我结货款,他个人支付宝转账给我两万元”

 

嗯,他们可能还吃过同一碗面——他现在最喜欢招待人的是栖悦城的面馆,店老板在余杭街上开了三十年老店,王剑强吃了二十年。

 

一回,听到他给老同事老朋友云南老白打电话,所有生意的云南可能,以及对兄弟的思念和期盼。这样的电话,他拎起来就打,一说十分钟,是常有的事,常有的情绪,常有的风筝线,遥远的风转动岁月蹉跎。

 

 

 

 

我们常常谈到一个人,随机说到其他很多人。有一次,我调侃他太太像一个前同事,他真急了。

 

很少见到他那样匆忙作答和不自然。足见他爱太太心切。一次共进晚餐,马上明白他在家的地位实在一般,人人可以“欺负”他。

 

两年前卖了一套杭州房产,举家去香港,太太带着女儿与儿子,业余修成中文硕士。儿女就读的香港国际学校学费相当于杭州绿城学校,适应的很快,纷纷进入前三。

 

那间学校,如果姐姐的学习成绩好,弟弟升学则有便利,这是家教、基因、裙带嘛,真是势利而公平、有趣的资本主义教育逻辑。

 

王剑强的朋友圈很忙,其中四分之一留给家里,女儿获奖,他四处抱琴,儿子成绩优异,他怡然自得。

 

孩子们聪明调皮,讲英文的时候,他会更小心听。

 

 

玩家的规矩,是不下牌桌。王剑强在路上,在桌上。在白酒中。

 

杭州人物周刊:个人史就是城市史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