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由张绍刚事件、北大新老校长地位看零售职场

由张绍刚事件、北大新老校长地位看零售职场

  1月18日,某大型零售企业召开店总以上干部全体会议。四百多人济济一堂,等侯公司董事局主席G的到来。据办公室主任C透露,这是公司惯例,任何人不得迟到,每个人都要找到自己的会议指定位置。另一与会干部悄悄表示,他们都对董事长十分敬畏,内部同事这样形容G老大在公司的地位,如访问全国各地门店现场则为“主席出山,地动山摇。”
 
  这是一家大型国企。中国的国企是一个非常微妙的体系,垄断者多之,竞争性行业如零售则不多见,老总都是极有能力的人。
 
  1月14日,黑龙江伊春市政府发布消息:光明集团家具股份公司前董事长冯永明因贪污7亿多元被判死缓。昔日红塔山董事长褚时健,1999年被判无期徒刑时已71岁,源起贪污174万美元,许多同时代及稍后的中国民营企业家如王石等人都很尊重、同情他,红塔山在褚治下18年,从亏损小厂发展到年利税千亿元的亚洲烟草巨头,个人年薪却不过区区20万元,巨大的落差导致他“晚节不保”。
 
  有更多的全国各地百货大楼、供销社等国营班子,几十年来或改制或倒闭,原格局下做大做强的企业屈指可数。
 
  国企大佬,多是政治家办企业——伺候政府关系与公众监督(如果有且有效的话),又要“抓资本主义的尾巴”——搞市场竞争活动。才会有G等人的不怒自威或“君威难测”,在内部迅速渗透、扩散、沉淀。级别衔接中,滑到了名与权的轨道;钱真的不多。
 
  最近有个案例,较好地展现了企业到底要招什么样的人,怎样去招人,应聘者是怎样的心态,相关匹配等模型解析。天津卫视求职类真人秀节目《非你莫属》,主持人张绍刚及现场评委,与选手刘俐俐“意外交锋”,呈现出不同阶层间平等共识缺失的尖锐程度。
 
  我看网上几乎一边倒的骂主持人,细看视频,觉得情况有些复杂:刘俐俐是个戏剧性优秀矛盾体,既委屈也挑衅,既开朗也自闭,反抗如小困兽,有两三分不妥处;张绍刚表现欠佳,越俎代庖好为人师情绪失控,若以专业精神论,有四五分不妥;58同城网总裁姚劲波相对包容,奈何后期场面失控,这是笔糊涂账了。嘉宾们都是主流精英,其不容易得来的地位和面子,其实也是其软肋和阶级默契,他们早就不好玩了。说到底,双方是不同世界的,导致鸡鸭同怒。
 
  实际上,电视秀场的媒介作用就像点燃干柴的那团烈火。冷静下来看,那样的事情基本上不会在现实里发生或如此持久。真实数据,有时也能“说假话”,一边倒的舆论声势多是娱乐心态,更是娱乐名流们带动的用户情绪,关键对象的企业方老板或高管们发言寥寥,他们甚至很少上网。
 
  试问:谁正经企业的招聘不是慎重、多方把关?更何况,大部分时候,彼此的第一感觉非常重要,有人说百人以内的公司员工必须由老板亲自面试——看上去舒服,有眼缘,才有未来发展空间。
 
  我问过5个在不同企业做中高管的朋友,无一例外,他们并不太喜欢那个刘俐俐-对,电视上、微博上的那个她。如主持人胡紫薇所说,“张绍刚这样具有攻击性的主持风格肯定是经过策划的,但是在具体操作时他显然弄混了逆向提问和人身攻击二者的区别;刘俐俐显然不是省油的灯,不管哪个公司不长眼用了这小姑娘应该会吃苦头,除非聘人是专门为了测试作为老板的你多有涵养、人格闪亮;栏目火了。”
 
  我们到底需要怎样的下属,何种类型的公司上下级关系值得借鉴,求职时怎样表现自我?以我的个人经验,人们对事物的看法,常常会随着管理层级的上升而拓宽视野,追求的东西也会不同。
 
  大型国企零售商高管,沾了权和名,其他干部享受到了系统优势,他们自然会有些愿意交换和放弃的东西,自有其天地方圆与运行规律。参与讨论张刘交锋的,不过是借他人酒杯浇胸中块垒,以弱势群体、主持公道、将心比心代入刘之处境,管它三七二十一,先图个痛快。
 
  另一则相似。前几天,南都漫画《北大笑长雕塑》暗讽北大周其凤校长谄媚领导。有网友同时摆出了两张照片:一张是北大周校长接待某国家领导人时双手合什,殷勤随从的恭敬表现,领导人在前方龙骧虎步,随行数十人;另一张是民国时期北大校长胡适与政要蒋介石,两人并排在椅,谈笑风生。众人皆叹胡之风骨,恨周之无骨。
 
 
  有因必有果。这里的根本问题是:当下大学校长们以副部级为荣,以学生就业(如捐资回报母校)为己任,碰到大官自然连降七级,倒像是市井娱乐场所的服务生,他们大约是钦点的。没有引以为傲的个人学术成就,更没有伟大教授等师资为他背书,更鲜少有独立、自强而书生意气的年轻学生为校争光,这样的校长们若再不殷勤也不知道还能干点什么了。
 
  而胡适之大儒,蒋先生爱才、敬学,附庸风雅,他们不聊政治,轻易不提校舍修缮,更不求其他政府拨款,在座只谈文史、教育等,胡校长就是蒋校长(原黄埔)的“前辈高人”,蒋不会有架子,胡也从容。
 
  说这些,背后都是“企业文化”和“老板/高管”喜好及员工、独董的本事问题。
 
  去年8月,在郑州见某区域超市民企的老总刘,他们一行7人去住经济型酒店,每人各自拿行李箱,队伍很随意。我的朋友F很热情、周到,帮刘把箱子拎到了酒店门口,刘连声称谢还不甚适应。他的两个中层干部说,刘总很随和,7人3房,晚上一起聊天喝茶考察商业打扑克。民企要的是做事的人,钱不多,条件不算好,上司随和及尊重是砝码之一。有一次,我向刘问起他的前上司D,D其实下放成了他的下属分公司的安徽黄山地区做老总,刘这样说“D总暂时去开拓安徽市场了,那边很难做,要资深的老总去,很辛苦……”
 
  外资企业,对上司喊“老板”,直接汇报及接受考核。如可口可乐、家乐福等外资公司总部或区域办公室,隔壁间的人常常是不认识的,他们也没打算认识,一亩三分地非常明显。
 
  说一千道一万,怎样的上下级关系和职场文化,不能简单复制或比较,存在即合理,其中零售民企优势在可塑性更强、相对高效、有趣。最好的职场上下级关系,静下心去,彼此尊重、磨合,就像你的鞋子,好不好最该问脚,外围是否耐磨防水漂亮都在其次,别人的看法更是盲人摸象。
 
 「原载联商网超链猜你喜欢另一篇文章
 
推荐 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