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归真堂“活熊取胆”畅行多年 丧钟为谁而鸣

归真堂“活熊取胆”畅行多年 丧钟为谁而鸣

近日,福建归真堂药业进入上市申请的“落实意见反馈”阶段,其“活熊取胆”的核心生产模式遭到动保组织及经济、传媒、社会工作人士等大量网友的强烈抗议。其IPO申报材料显示,上市募资将用于年产4000公斤熊胆粉、年存栏黑熊1200头等两项目,是现有规模的三倍,其残忍产业加剧令人不安。
 
南方周末、腾讯绿色联合62家动保组织呼吁:拯救黑熊,淘汰活熊取胆业!(http://news.qq.com/zt2011/hxqd/)截至2012年2月11日23:09,参与点击“反对活熊取胆”按钮的网民已达317万人,可见民怨。
 
归真堂总裁邱淑花女士恼羞成怒,“反对我就是反对国家”。如此振振有词的扯虎皮做大旗,亏她说得出口,像极了那种聪明、恶毒的孩子,仰仗家势为所欲为,譬若《楚留香传奇》中的龙小云。这真是“最好”的为富不仁了。实际上,它的业务模式确实“合法”,我国是世界上唯一现存合法从事活熊取胆的国家。归真堂品牌始创于2000年,注册资金6千万,是国内规模最大的熊胆系列产品研发生产企业之一。
 
根据历史照片显示,十几年内曾有不少省部级高官接见邱淑花或到访归真堂,甚至有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中央军委副主席级的原国家领导人与邱的合影,在其销售企宣中被定位为高层领导支持、看好黑熊基地。而早在1996年,邱的养殖基地就已经颇有规模,当年2月,卫生部“全国熊胆粉生产研讨会”在其处召开。
 
 
  邱似乎有恃无恐,她怒的是:为何断我财路,国内并非独家,你们早不说,药用价值巨大而黑熊并无痛楚。网上也有个别声音为她声辩,如人命比熊命宝贵;若终止归真堂上市乃至取缔黑熊养殖业,依赖进口人工合成熊胆制品,则价格将高出两三倍。她可能已经开始后悔了,后悔寻求上市的公开敏感信息。
 
  事实上,谴责之余,我们可以发现中国黑熊养殖业及归真堂等企业的核心问题:商业诉求的道德血液、相关法规与现实的发展化匹配、行业定位思辨及有关领导的暧昧、取材的残忍程度。
 
  经商者,偶有手段,虽不值提倡,但仍在建议纠错层面。即使是零售业开店,有些故事也并不十分磊落:一周后门店就要开业了,可门前的梧桐树迟迟无法迁移,索性连夜提滚烫开水,浇灌几次后,很快枯萎并报废;竞争对手店A商场重装开业,B百货就派人去其自动扶梯撒上铁钉,卡住电梯耽误了B一个多小时等。
 
  但归真堂等企业的活熊取胆术,见图可谓触目惊心,是把一只只熊作为标本,一年三年十年直到它们筋疲力尽死去,会比一般的熊早死三分之一,大半死前已精神错乱或严重肝癌、全身溃烂消瘦。他们多次尝试技术辩解,连个别中医学会都参与其中,“在熊无痛苦的前提下,5至8秒引流出胆汁,相当于人类义务献血”。
 
  无意义的残忍,被美化成各种托词。你们看,这些人,活该全脱产去18层地狱进修那里的惩治“巧言令色”拔舌现场:临时打比方的时候,亲切地把熊比做人,常年折腾黑熊时却视若草芥。
 
  让我们尝试还原它的本质,分阶段,理顺产业背景,逐步缩小、优化产能,争取最终取缔活熊取胆业。首先要认识到,马上禁止仍非高枕无忧,大家看可可西里的藏羚羊偷猎就会明白,使人铤而走险的动力仍在;其次很显然,短期内仍有极少数不可替代需求,或酌情考虑限期要求缩减产能,让5%乃至更少的熊以相对健康的供源方式提供相当于目前1%的产品,有关部门同步监控其销售渠道;再次完善程序公正,给企业一点时间,有关部门需尽快有所作为,有反思,有行动;最后,要全社会引导和塑造今后“企业无出路,消费者反感,政府有力管控”的格局。
 
  就看你我。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求财心切的企业和商人不过是“消费者恶意”的帮凶。
 
  25年前,我随伯父去湖岭镇上集市,也就是日后著名的绿盛集团董事长林东的故乡,至今尤记得那老黄牛的垂死泪眼。乡下牧人牵牛进集市旁店,谈好价格,不久屠夫举大锤,那黄牛前膝跪地,两眼哀怜流泪,奈何锤落牛死。很长的一段时间,几乎所有的牛,都是这样死去的。时至今日,我仍然无法愉快地咽下哪怕一片牛肉干。
 
  从尊重生命、完善秩序中,找到自己,这是“吃熊的社会”的救赎之道,自然、企业可持续发展的必经之路。
 
原载联商网  新浪微互动@零售评论员林尚玉
更多专栏文章在「长亭外」:www.yuexiaodao.com
推荐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