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向M主席保证:我的电影票低于7折

向M主席保证:我的电影票低于7折

“向M主席保证,你新婚之夜不许耍流氓”——这听上去真像电影台词,但它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中国频繁发生的真人对话。

近日国家广电总局电影局在《关于进一步规范电影市场票务管理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中规定,鼓励影院、院线开展形式多样的促销活动,但是会员票、团体票等优惠票价格不低于影院挂牌价格的70%——这听起来多像电影台词?

  中国电影票房整体偏小,即使是被有关人士称为十年后超越美国的2011年度,总票房不过130亿元(仅相当于中移动公司的10天营业额),其中有20多亿还是美国大片拿去的票房三甲市场份额,如《变形金刚3》11亿元,《功夫熊猫2》4.6亿元,《加勒比海盗4》4.6亿元。
 
  在国家十二五规划中,对文化事业的定位是“又好又快发展的关键阶段”。若只求票房,放开海外电影引进的20部限额,更简单粗暴有效。限额,一方面繁荣了网络视频业及BT、翻墙技术,另一方面的确暂时为中国电影产业赢得了时间;如今用限价,却显得“包办婚姻”了。有关领导大约心疼中国院线和电影院的发展速度和盈利能力,但这实在太像那些因为儿子老大不小但暂时没娶媳妇,所以决心让儿子不能和女同学闲聊超过三分钟。
 
  令人困惑的是,指导意见仍鼓励影院继续周二全天半价及周一至周五上午半价。我在杭9年,只看过一场全价首映《满城尽带黄金甲》——当时在谈恋爱。其余80%的电影票,来自两家电影院的5-7折会员卡购买。我很难想象,除地段、价格、设施外,还有什么服务能取代或完善会员折扣?
 
  中国人的商业,如电影院乃至百货公司,除了折扣,还有什么拿得出手?尽管需要改善,但观众正在有更多途径和形式获得免费观影机会,如何更好吸引入场才是正经事。否则,恐怕影院新力未生、旧力已竭。就像许多超市公司为了毛利率,哭着喊着去做高端超市,可那能行吗?匆促上手,无非新瓶装旧酒。
 
  从会员卡的角度来看,涉及到契约精神。电影院若听官方的,那些花了五百、一千元充值的金卡、白金卡客户原享7或5折,怎样继续或变更?官方如何鼓励公民企业不讲诚信?我相信,再nb和形式多样促销活动或文化魅力,都不能忽视仅有核心客户体系的会员卡。
 
  可以给出建议,但若用以规定要求不得低于7折,岂不令人难堪?新商业合作模式如团购站售电影票等三四折优惠活动势必戛然而止。
 
  其实,是时候给票房供应商的电影制作公司或团队更多激励与自由了。影片质量及其艺术流水线亟待提升,为有源头活水来嘛。超过500部的国产片产量,在超过9000块的现有中国影院银幕上所获仅略高于海外大片20部,情何以堪。
 
  从某种程度来说,广电电影局就像中国电影业“教父”,如人类孩子的父母,藉爱之名,怕孩子吃不饱穿不暖会摔倒,就拼命让穿两三双袜子和两条围巾,千方百计长达80分钟喂一顿饭,时刻忧心忡忡地担心孩子会摔倒,其后果必是孩子相对软弱,往往被“父母”扼杀了勇敢、坚强和未来。
 
  我已经开始担心官方意见稿的落实了,这也正是出台意见稿的症结所在:脱节愉快。
 
  「原载联商网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