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富豪保镖们的后特种兵生活

富豪保镖们的后特种兵生活

 

  昨天下午在摄影棚拍封面大片,主角是年销售500多亿元某公司老板M。我打算从他的保镖说起,谈谈中国企业家不安全感和企业公关人员愁容的症结。
 
  一米七八的黑衣帅哥B,看上去并不十分健美醒目,左手紧握白色iPhone4打游戏的姿势像赌徒切牌。摄影师在给M拍照,我瞄到保镖B在,就上前搭讪问“你在玩‘植物人大战僵尸’呀,我玩得不好,你呢?”
 
  B答,“是的。”
 
  我继续说,“那个,我之前是打到有坟墓那一关,没过去。”
 
  B说,“那一关很简单的。只有通关了才有更好玩的。”
 
 
  我问他可通关了。B答两次。我突然发现从什么时候,他已经向左平移了30厘米,双脚是分岔站的,手式仍然像洗牌-或者提刀的样子,手背白皙饱满。
 
  问还玩什么游戏,他说只玩这个和“切西瓜”。B的目光不时扫到M。我没有再次靠近,因为有杀气。
 
  开始拍摄前,M的媒体经理曾透露:老板稍后会带保镖兼司机、工作助理、生活秘书、公关总监、另一个司机等人来。而B是两年前某部退役特种兵。
 
  B说话时,始终和我保持30厘米距离而全身姿势不变。这是离门口最近的位置。
 
  M的助理过来问话。B答,这个游戏开始玩了3天。
 
  一个半小时后,摄影师完成拍摄。我和M坐下来,他把打印好的问答提纲还给助理。我悄声提示,M总,看完后忘掉,用你自己的话说出来。他笑,你放心,我也背不下来。
 
  实际上,三小时前,媒体经理还拿了一叠大字报预备做M接受采访时的手持提示板,文字有Word版初号字体大小。被我好言劝退。
 
  开始采访后15分钟,M的助理到他右侧,提示时间不早;M挥手。20分钟后,他的助理和公关总监在附近徘徊,我特意不看他们,眼睛余光见他们愁容满面,时近时远。40分钟后,M这次看看我,拉拉西装,因为他的助理又来了。助理和公关总监客气地向我双手合十打千,“下次下次,M主席的确忙,稍后还有事,四点后就堵车了……”
 
  一个半小时前,我向公关总监打招呼,希望留稍多时间采访M。他面无表情说,不用。
 
  最放松的是M。在一个东南亚风格的家具店取景时,我们提示尽量放松,像在家里一样;他笑,那我躺下了,我在家就躺着。摄影师让他不断换脚靠墙缩肚时,他说自己又不是演员干嘛要摆这么多pose但还是很配合……
 
  临走时,B拎上M的服装,他们两人乘无牌照宾利车离去,宝马7系车载六人随从。
 
  据有关媒体报道,香港富豪的私人保镖是最普遍的,其中首富李嘉诚保镖更多至几十人,其中包括前G4(警队保护要人组的简称)成员和喀兵,安保主管和贴身保镖年薪可达百万。
 
  家电零售业大佬S总办公室所在的楼层,公用电梯对应按钮是无效的-需要密码。而顺丰快递老板王卫更夸张,出门四保镖,据传部分公开亮相为替身。
 
  富豪的不安全感,从安保措施便见端倪。而企业公关的紧张,则是过犹不及。联想许多大中型零售企业公众形象欠佳,引发外界猜测或非议,可见常常只是公关总监们的事。开放、透明,永远是最高效的沟通方式,这样的助理和公关才独特,也仰仗老板的开明和鼓励。
 
  而退役特种兵B们的新生活,就取决于雇主的江湖恩怨和社会稳定了。
 
 「原载联商网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