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电影《战马》赏。泪荐

电影《战马》赏。泪荐

 

昨天看完《战马》从影院出来,内心久久不能平静,虽是美国导演斯皮尔伯格的商业大制作,却有如此直指人心的力量。路过一辆停泊的超市班车前,发现方向盘前玻璃映出一份该超市部分商品进价与毛利表,涉及4、5家供应商,大概是超市为节俭而双面打印,无意中泄露商业机密,更深信无论科技如何助力企业,人的作用都很重要,否则不免闹了笑话。
 
 
 
 
“乔伊”集市三拍 经理人跳槽需三思 
 
剧情:主角战马被小主人艾略特取名“乔伊”,宝马神驹,三次被拉至集市拍卖,价高者得,但往往跟得有些戏剧化。第一次,农场佃户、艾略特父亲以30几尼(1几尼=21先令,币值略大于英镑)与其农场主竞拍所得,几乎倾家荡产,“每个人的一生都应该做一件血性的事”,他本来是要买一匹强壮犁田的马,而不是这样的英格兰纯血骏马。
 
第二次,1914年“一战”开始。艾父为免失去整个农场而被迫卖掉乔伊,幸遇英军年轻上尉,与随后赶到的艾略特约定“你就当先借给我骑,陪我征战,我保证像你一样对待它。30先令原本也买不到这样的骏马,但是我只有这么多了……”第三次发生在“一战”暨德国战败的1918年,艾略特所在英军除军官马匹可带走外,其余均需集市拍卖。艾略特拿到战友及上校资助共29几尼,却遇恶意竞价的屠户报价30几尼,老农场主一锤定音喊出100几尼。老农场主最后相信艾略特便是乔伊亲密主人,“我为它跋涉三天而来,本想带给孙女……你带走……答应过要听孙女的,相信这也是她想看到的。”
 
商评:我甚至觉得,艾略特就是乔伊的“故乡”和“生活”,恰如零售经理人的工作之外。再现实点,这集市也是人才市场,如经理人跳槽,也常身不由己,为平台、薪水、老板或“识时务”而累。而所有老板的决策依据,都需要透过现象看本质,如艾父之所以为马而狂,乃是昔日皇家骑兵团精锐旧因。第三次的集市,凸显薪酬危情,屠户高价无非觊觎其神骏骨、肉可得高利,杀其而零卖,这是不少盲目受惑于高薪的危险。
 
 
战马犁田拉重 经理人三头六臂 
 
剧情:艾略特告诉乔伊,“为了生活,我们必须犁田……”。他手把手示范,大雨倾盆,乔伊竟然把那亩贫瘠的地犁好,令围观人群惊叹。后来,除神速、矫健外,能上套拉东西,救了它两次命,一次是被德军俘虏后,被一个年轻士兵以帮助医护人员拉载伤员为由救下;另一次,主动替腿软的同厩好友高大黑马接下大炮等辎重,否则也恐死在军官乱枪下。
 
商评:没有人天生就要做什么,也没有人天生就能不做什么,所以怨天尤人是最愚蠢的。举凡零售业内,一家好的企业,往往是营运、信息、物流均强,且多元经营的超市或百货业态等任一项均超行业水准。
 
同时,一位优秀经理人,尤其是本土中小企业高管,几乎熟悉每项业务且有一流水平或鉴赏眼光。有时候,一片地上纸屑、刀旗宣传、尊老爱幼、临时搬运等,经理人都要身先士卒及毫不松懈,因为有无数双眼睛盯着你主职之外的许多言行。艾略特拿犁绳往自己脖子上套的时候,是对马最好的尊重和鼓励、共享,经理人也当以此待员工,不因职位、能力、经验为由而生疏。
 
 
艾母双面 员工立体 
 
剧情:艾母在田外雨中为儿子担心,其农场主在旁嘲讽。这个似乎斤斤计较、麻木和对农场主谦卑惯了的女人突然发飙“你如果再喋喋不休来管我怎么教儿子的话,小心先瞎了自己的眼睛,你不要管我的田,我的吏,我的马,我的儿子!”
 
商评:管理中,就怕得理不饶人,经理人要宽容、不苛刻,尊重员工的人格独立完整,只约束他们的工作职能部分。更大的意义在艾母,她的奋起,也是一种血性,为尊严,拉开一道往日娉婷少女时义正辞严对纨绔子弟的口子——这样的普通员工是有潜力的。
 
 
长者的懦弱与勇敢 
 
剧情:艾略特曾以为父亲嗜酒如命,贫穷无为。艾母告诉他,“你今天所做的一切,你父亲都曾经历过,并且做得更多……他曾是英国皇家骑兵第七团中士,军功无数……他能克制自己的骄傲就是一种勇敢,他把战场杀戮当做苦痛和磨难。”
 
有漂亮风车房的老农场主被孙女质疑。实际上,他宁愿做果酱的最大原因只是为了死去的儿子、媳妇,全力保障孙女安康。他开始讲法国信鸽时,被少女打断“我不要听什么信鸽的故事……我父母是不是被德国人杀死的,但刚才德国军人在,你却什么也没做。”老农场主接着说:“信鸽传送情报,可能改变一场战争。它被放飞后,就只有一个目的,回家去,把信送到。要穿过绵延数十数百里的敌战区,你无法想象它的艰难,它不敢看下面的炮声隆隆,只能一直往前……勇敢有不同的表达方式。”
 
商评:初生毛犊不怕虎,年轻人常对父辈缺少必要尊重,就像一些年轻经理人对公司元老不敬,或应届大学生员工对低学历老同事的自我感觉过好。可知道但凡明智之辈,若经岁月陶冶,必有过人处?当虚心求教。
 
 
两军对峙有温情 零售竞争当为消费者退避三舍 
 
剧情:战马乔伊被困英、德两军阵地无人区,双方各一名士兵联手及获长官默许,齐力救下乔伊。德军人彼德富有系统性思维,带了钳子等辅助工具,还能精准分析乔伊身上所缠铁丝;而英军人科比则相对绅士,要分出乔伊归属时,拒绝拳击赛“我们不要发起无谓的战争了,你带硬币了吗?”临走前,一等兵科比对彼德说,“我是个很糟糕的射击手,根本打不中任何一个目标……不过彼得,你尽量把头低一点。”
 
另一处。上阵前,乔伊让少年伙伴跟着军官暨农场主之子,“你跟着他就比较安全,我们靠实力,富家子弟总是比较有运气。”
 
商评:当科比举着白旗向乔伊走去的时候,令人动容。而双方长官默许,则更显人性光辉。在这个“战争夺走人们的一切”的特殊时代,能为一匹来历不明的战马提供帮助而达成短暂默契,实在难能可贵。联想到零售商同行“打仗”,零供谈判,供应商恩怨,是否曾多次向消费者转嫁成本,而少有因消费者而各让三分?仗归仗,消费者体验、实惠绝不能忘,这将是零售经理人阶层成熟和中国新商业文明兴旺的重要象征。
 
 
「原载联商网  新浪微@零售评论员林尚玉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