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做一个村里最有出息的人不容易

做一个村里最有出息的人不容易

 

  前晚,杭州中商控股董事长董国民彻底失眠。
 
  他后来自嘲,从混出个“人模狗样”后,老家的各种请托介绍工作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就没有停过,可是没办法,“总有人托我帮忙找工作。推吧,人家说你不肯帮忙;把任务接下,又不一定能找到;找到了,又不一定能干久;干久的,用人方又不一定满意;还有些人,你帮他安排好了,他又不去报到。”
 
  中商控股做四线城市商业综合体(农贸市场改造)开发商,2011年公司销售规模近30多亿元,员工352人。董国民,曾被媒体誉为“中国超市化农贸市场第一人”,获2011浙江年度经济人物奖。
 
  他是故乡出外做事,目前最具社会主流成功价值的人。这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一则乡土中国的特殊纽带,富在深山有远亲;二来是中国式就业的80、90后年轻人心态,及可怜天下父母心。
 
  古话说,“衣锦不还乡,如锦衣夜行”。中商董国民的发迹,在村里传得神乎其神,父母、族人、同村纷纷引以为傲。求他办事的,自然就多了,其中为子女或自己请托安排工作的,还远比借钱要来得大义凌然了。
 
  村里出了董这样的企业家,自然是最大谈资与期待对象,公有修桥补路与回乡投资,私有拜托提携村人、亲戚子女等,都很常见。但若是架一座“桥梁”,做更快、更好匹配,倒也皆大欢喜,但问题是介绍了去,未必努力工作或者愿意待下去,要么干脆不去报到,而有些单位和个人几乎是不可能方便介绍的,这就难免强人所难了。
 
  我至少还认识两名典型的农村子弟“鲤跃龙门”后,在乡亲们眼里的失真的能耐和期待。J,出生于温州市东部贫困山区,建国以来村里的第一个重点高中学生、本科生、硕士生,直到去年进入浙江省人大委员会做普通公务员。可是老家已经疯传:J进省里了,过几年下去就是市长,现在每天和省长书记在一起。J父刚开始还能解释,后来只是笑而不答了,他曾尝试解释“还没呢,孩子现在刚去,也是普通公务员”但马上会被人打断,“别说了,老太爷,村里出了J这样的人物,是我们的光荣,你就别谦虚了”。J过年回家,村老年协会设宴,也一定要请他去坐坐。
 
  而J,实际上在杭州仅属中上,每月还三千元房贷,过年攒两万元钱让父亲还债。每天为领导鞍前马后,早九晚五。论收入,他甚至不如老家同学M等小学教师,M在镇上教书,在节假日带学生,一年收入有十几万元-开销却少。若论下放挺进市委,却也似乎遥遥无期,他的顶头上司L处长已经工作15年了,今年下半年才有机会去某县挂职政协副主席。
 
  另一个是我的朋友Q,绍兴人,在杭州做房产生意。有一回,他表姐拿着两万元现金来,请求为女儿安排工作打点用。Q哭笑不得,硬还了钱,后来推荐了一家出版社下属刊物的编辑岗位,那孩子做了三个月后离开,四年内换了五个工作,基本上一直原地踏步、郁郁寡欢。那时候,Q的产业风雨飘摇,一位曾交往密切的杭州官员被双规。
 
  80后一代,似乎并不着急参加工作——除了考公务员,虽然要钱,但更容易自我排遣,责任感的概念不清晰。堂妹Y去英国留学,去前信誓旦旦,让她那并不宽裕的父母筹了50万元,预期两年用——家里至今没有房子。三个月过去了,Y前天在QQ上给我留言,问“哥你有没有时间,我很迷茫”。后来一聊,原来是想出去赚钱了,因为读书没意思,那里是素质教育,几乎不考试,大把大把的时间属于自己,于是就想这些有没有意义……
 
  我根本不打算说服她。只是告诉她:长大了,很多时候要自己做主,也适当替父母着想;珍惜留学机会,以后工作的时间会很长;不要纠结于现在,盘点过去,打量更清晰的未来;我当年退学的原因不像大家认为的那么潇洒,目前的状态更不像你认为的那样好,有时挺住意味着一切。
 
  几个在上市公司做董秘的朋友曾埋怨,有些媒体实在不像话,都是一个电话两种基本思想,要么近乎讹杂的爆料稿,要么开展广告合作。这是一些在企业界发展得好的,这样的烦恼。
 
  作为“一个村里最有出息”的董国民和其他无数A国民、B国民,不容易喔!
 
 
  「原载联商网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