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再无丝绸及湖笔骄傲 湖州商贸却向外求

再无丝绸及湖笔骄傲 湖州商贸却向外求

桨声灯影里,映出红旗街及爱山广场一带的中国电器连锁店,五星、国美、苏宁、颐高数码港、话机世界等门店。这只是一个中国的三四线城市,市区常住人口仅130万的浙北湖州(主城区吴兴区占一半)。

  此例证,再次展现出中国连锁零售业的先锋实是电器连锁。除了硕果仅存的浙北电器外,其余八九家都是外市甚至外省的跨区域或全国连锁公司。不过,肯德基、麦当劳等跨国连锁快餐店除外。
 
  1992年设立的湖州经济开发区,在2010年新晋成为国家级经济开发区,2011年总产值一百多亿元,稳中有升,但后续压力很大。与此同时,2011年的商贸零售增长率约为15%,同期相比2010年低了3%;这一年,湖州织里抗税事件爆发。
 
  湖州的其他零售业态,浙北商厦颇有势力,其包罗购物中心、超市、电器、酒店等,其余乏善可陈,有外埠来湖的大润发、乐购各一店。湖州老大房超市则于2010年被浙江供销超市并购。没记住本地其他百货商号名称,看到了一家天虹商场。
 
  话机世界的红旗路店侧开了一家苹果授权店,门前摆着一块广告KT版,是苹果中国官方网授权店的网页截图,以正视听。而苏宁电器,附近还挨着彻夜开工的苏宁置业某工地,四周幕墙广告显示:中国高端综合地产运营商,“建筑城市的世界影响力”。
 
  湖州本土零售力量被严重稀释。
 
  早在农业文明时代,湖州的商业很厉害,湖笔、丝绸等产品享誉天下。晚晴时江南首富胡雪岩的重要产业之一便是从湖州收丝绸。进入工业时代后,尤其是最近结合十一五、十二五国家规划,在政府和产业格局方面,生物医药、机械等成为转型升级的重要部分,在湖州经济“3+3”中,丝绸并且仅限特色丝绸才是其中之一,淘汰“落后”的传统做丝生产方式。
 
  湖州历史上曾获“年度风云浙商”的三位企业家之一,丝绸之路董事长凌兰芳曾为一事耿耿于怀。他在接受浙江电视台某女主持人采访后,提议送她一块自己公司的丝巾,被当场拒绝,“我用爱马仕的”。凌的企业,是爱马仕精品丝的主要供应商,但限于品牌和工艺,受消费者甚至是媒体人如此看待,令他痛感差距,并感慨“本地无先知”民族品牌不易。
 
  凌兰芳早年受教育不多,但博闻强记,对古诗词、对联等颇有造诣。与一些朋友,常在办公室聊天至凌晨两点,谈诗论对。
 
  人称湖州奇才的潘阿祥,在织里更无人不晓,作为草根创业家代表,也颇能看出湖州商业一角。作为浙江振兴阿祥集团董事长的潘阿祥,他的通讯录曾是这样:书记,画一面红旗做标志,然后写上电话;公安局长就是标手枪。女儿女婿,都被送出国门深造。而他与现在的妻子,则是早年认识于其入狱期间,当时的养殖专业户女子每天给阿祥送一只鸡蛋,他则帮她把牢房里的草捡起来递出去,日久生情。
 
  据三个分别在十年内去过四五次的老摄影记者风趣回忆,这几年的湖州丝绸,最令人记忆深刻的部分,还在政府有关部门女同志的黑丝袜上,可见此地小城的开放和时髦。千真万确,我昨晚见到的四位女处长及区长里,有三位着黑丝袜、高跟鞋。
 
  在政府有关部门的提法中,工业文明后续应该是生态文明。这个70%产业靠内销的城市,对来自外埠的各种零售连锁,既陌生又熟悉。这俨然不是熟悉而骄傲的湖丝、湖笔时代,而是踌躇满志但相关力量有待加强的新湖州,春节实业企业开工率是去年同期的80%,用电量同期下降5%,城市南控北突,新的摸索期。
 
  入住湖州国际酒店,不远处就有“国会”娱乐会所等设施。同行的老领导问:为什么这些小城市总是把自己建得那么像国际大都市呢?
 
  我答不上来。可它似乎是中国许多城市的通病,其零售格局也似曾相识。祝福湖州零售。
 
 
   「原载 联商网   email:linguotong#gmail.com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