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南浔四百二十企 多少地板贴牌中

南浔四百二十企 多少地板贴牌中

 

3月27日,安信地板展台亮相第十四届中国国际地板展览会。此展今年在上海召开,为亚太地区最具权威性的行业贸易性展会。此前3月13日,人民网发表文章《密集检测还原真相 安信地板市场因此回暖》,称“安信毒地板”事件渐趋平息,而安信又于2月29日起建立“无忧服务”,承诺行业内罕见的“一个月内无理由退货”等服务。
 
上海地板展开幕的27日,我去了“中国地板之乡”湖州市南浔区(产销占全国实木地板市场六成以上份额)。调研以当地世友和上海安信等为代表的中国地板业发展现象。这个常住人口仅50多万、面积716平方公里的小镇,竟有420多家地板厂,而其中80%厂商为外地厂商做贴牌生产,大多活得很累,以世友地板公司为当地规模最大。这既是创业精神的某种体现,又显产能、行业集群散乱,落入古话俗套“宁为鸡头,不为凤尾”。
 
世友是当地龙头企业乃至中国地板业标杆之一,房产等工程销售占其整体销售的30%,三年前开始创新性扁平化管理全国各地经销商(取消总代制,总部统一管理所有经销商及货源)。它的厂房屋顶放一块七八米长大牌子,邓小平大幅照片及经典口号“发展是硬道理”赫然摆放数年。而企业VI转型升级,从口号“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地板”到最近去“时间”化。据称有博士后流动站科研团队,博士后办公室却空空如也,电脑键盘上积满灰尘,连显示器上的保护膜也还没来得及拿掉。
 
这个行业面临蜕变和即将迎来大洗牌。因受树木资源、技术研发及资金、市场竞争和上下游合作商挤压等因素,越来越难做。但老百姓更无辜、茫然。
 
回杭州吃晚饭,听家人说,刚才来过楼上的邻居要求协助联名请愿,让物业换了电梯里的木板,因为臭——怀疑是甲醛超标。我问,他们怎么确定是甲醛超标,找人测过吗?答,不知道,我看有很多人签名。
 
消费者信任是商家、管理者最大的考验。
 
此前3月22日,安信老板卢伟光喊“冤”,并认为“现在是一个诚信缺失的年代,所以才会产生这种恐慌。安信付出了这个时代的代价,不管认不认,我们都会去承受,这是我们的态度。”
 
安信的事。且看看同行和协会专家评价。
 
供应链挤压导致安信偷工减料说。有两家地板厂的副总表示,万科就是价格屠夫,他们根本做不了安信的供货价,前几年一度入围,最终都因其竞标采购价触及成本底线而作罢,而安信愿意做,难怪出事。
 
供求关系太微妙了,各家地板供应商企业想法、立场、阶段不同。而据某了解安信定价策略体系的人士称,安信的策略是工程价超便宜,但市场零售价则略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所谓的间接补偿。
 
有地板协会领导最近密集到访南浔各大地板企业,提到安信均持否定态度,“败坏了行业名声”。
 
我在三家地板公司的车间里,都注意到了涂装车间里的浓重气味与工人简单防护措施。甚至,某家公司南厂区还有个巨大的区块,写着“甲醛”二字,我马上请教身边的工厂研发主管,她又向我科普了一遍,“工人有一定工作保障,定位会检查身体,而甲醛其实并不可怕,只要含量在标注之内,在水、啤酒等设施中,都会有,更不要说地板尤其是复合板乳胶内的含量了”。
 
注重品质的商家,如世友,它就有个仓库叫“养生区”。干嘛用?放木材的,10-15天/周期,一定稳定时间及空间,让这批木材保持能量平衡。进口几百万元的吸尘设施,为员工相对解决工作对身体的影响。在这其他厂房则常被忽视。
 
低价、求量而快,罔顾员工安危,实业经营难,各种“贴牌”(不负责更不尽责,做着实业想着投资看着虚拟经济),这些东西都将深远影响地板业持续发展。
 
南浔当地官员和地板厂商对南浔古镇的声望颇感失落,“跟乌镇是没法比的,他们都是民宅,我们南浔古镇可全是大户人家的别墅,当年有‘4象8牛72黄金狗’等财产30万-1000万的富豪群体……”
 
这跟他们对安信的营销评价如出一辙,“他们会炒作,如巴西有自己的森林,打通产业链等,假的,那些森林又不能动的……”这才危险。
 
消费者很简单,只要安全的地板,若能物美价廉则谢天谢地了。“安信”等地板商应该把最长远的赌注、使命和间接补偿,压在堂堂正正的未来广大消费市场,不是吗?
 
「原载联商网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