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中国“警烟令”欲说还休 多加了两毫米

中国“警烟令”欲说还休 多加了两毫米

 

4 月1日起,中国境内生产和销售的卷烟将统一采用新包装标识,“多加了2毫米警语字号”,多数烟民表示无感。五天后的6日,英国政府宣布禁止大型商超将香烟包装摆放在开放货架上,而必须藏在封闭货柜内,以减轻对青少年、儿童的诱惑,希望以此淡化香烟在人们意识中的印象。
 
从英政府措施中,看到“父母心”动机和法治尊严,如减轻诱惑等立场。实施类似禁令的还有冰岛(2001年开始)、泰国(2005年),爱尔兰和挪威分别开始于2009年和2010年,加拿大其中10个州从2004年起实施。
 
 
关于禁烟,中国也曾有些举动,从零售、社会等角度入手。根据卫生部《公共场所卫生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各大城市公共场所于2011年5月1日起禁烟,有不同幅度罚款等,后续收效甚微。唯一有所约束的,也仅针对极少的一部分渠道,“禁烟令”在2009年5月后的外资商场生效。
 
烟草公司仍然赚得盆满钵溢。2011年全国烟草行业共实现工商利税7529.56亿元,同比增长22.5%,其中上缴国家财政6001.18亿元,同比增长22.8%。而2010年则营收7704亿,实现净利润1177亿,相当于中国烟民每天为中国烟草总公司买单21亿元,而后者每天净赚3.2亿。
 
卷烟厂也都是各地国营企业。2010年,全球450家卷烟厂有100家在中国。国产烟占全球总量的40%,而其中90%以上在国内消费;中国烟民每年消耗2万亿支香烟,死于烟草相关疾病者超过100万,大约每分钟2人死亡。
 
核心的问题是:中国烟草总公司和烟草管理局是“一套班子、两块牌子”,典型的既当运动员又当裁判,甚至连两者都是各自唯一的。说一千道一万,主管监督管理部门若无法独立行使权利,更无法期望卫生部或更高法纪如全国人大以制衡,烟盒的包装及相关限制只会亦步亦趋,不会像外国烟(包括中国烟草出口包装)上有醒目恐怖的吸烟有害健康图标等。
 
即便如此,它还没管好假烟。一是“中华烟”等奇货可居,二是民间资本眼见烟草暴利有心分羹者,三是渠道异化。烟是中国最方便买到的几样东西之一吧?任何正当的便民服务如若能做到它的三成就谢天谢地了。
 
退几步讲,还伤害市场经济。各地烟草公司拥有无可置疑的统一定价权及烟草品种、数量、时间方便权。这样的供应商,就是典型的皇帝女儿不愁嫁!独此一家,舍我其谁?
 
尼古丁里的烟瘾和群体社会的近身示范效应,也是烟草泛滥的重要原因。烟瘾自不必提,连毛邓等伟人都不能例外,也包括我父亲那样的普通烟民——烟里烟外是不同的世界。而示范,则多是同学、亲朋、邻人间,我堂叔无数次说起当年学烟经历:“七八岁的时候,你爸让我捶腿,然后给我留一截烟头,我常说‘长一点,留长一点’,后来就喜欢抽了,也开始攒钱买烟。”
 
我的朋友里,真正戒烟成功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因为老婆怀孕——怜子如何不丈夫,一个是因为肺炎——不见棺材不掉泪。
 
到最后,督促亲朋少吸烟,是唯一可行的。对烟草公司的期待,则关乎中国法治进程和公民健康、社会风气,需大力呼吁!
 
原载联商网  新浪微@月小刀
 



推荐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