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中国注册商标制度纠结

中国注册商标制度纠结

 

广近日消息,至少97个“淘品牌”的商标正在被人抢注。其中不乏斯伯帝卡、御泥坊等知名淘品牌,抢注方都是“杭州麦尚品牌公司”。麦尚企业经营范围涉及提供网商服务,集中商标抢注,当然是要做这个生意:“二房东”转卖,或胁迫合作等。
 
此次淘品牌被抢注事件,只是中国企业界商标纠结的冰山一角,这比往日的“抢、养、卖域名”如出一辙,但它是合法的;从某种程度上说,实际上是因为整个制度设计格局为投机者提供便利,而无法更好提醒、保护真正拥有者。
 
有四点看法:1.不必骂麦尚,没有麦尚,也会有肯尚、和尚,赚钱的生意总有人做。2.中国商标注册的程序复杂和单价偏高是始作俑者;3.对社会及企业的商标宣传要强化,同时让大家更尊重品牌价值;4.企业的商标是否管用,多年以来,世纪联华无奈山寨世纪华联?
 
查阅中国工商总局工商局资料,截至2012年3月29日,我国累计商标注册申请量已达10000346件,累计商标注册量6892999件。2011年达到141.68万件,同比增长32 %,比2008年翻一番,再创历史新高,连续10年位居世界第一。以杭州市注册商标的代理行情,通常每件1500元左右,以全国累计千万件算,光手续费就是一个至少拥有200亿元产值的“边角料”。
 
2010-2011年,我曾两次为公司注册商标事宜而烦恼。第一次,是因为某同行口头警告,“你再不去注册,我就要注册了”,于是我们就安排注册,找了一家代理公司,商标注册业务员拿着一本打印装订的足有三四百页的商标类别大全(45大类,无数小项),说了大半天仍然一知半解。后来用那个商标,注了三个类别,这就是4500元(小类中都严格控制在10项,否则每多一项加100元),等待十个月的审核期。
 
过了半年,申请被驳回,原来那家同行已经下手了,有“先申请为主原则”,虽然我们事实经营了六年,此后若走相关程序,就是另一笔费用,甚至涉及仲裁、起诉等。我们因嫌麻烦和相关难度评估而暂搁。
 
第二回,仍然是托这家经纪公司,为一个新项目品牌提前张罗。每个便宜了50元,按1450元收,已经费尽唇舌,他的苦衷“这钱大部分是给北京的工商总局商标局,我们不过是有一点点跑腿费用,再便宜就只好不做了”。而后打听了其他几家,大同小异;而若自己去做商标注册,更无异深入迷宫。我们甚至想过注册全类别,但那可是没三五万元下不来的事,说说而已。后来花了五千多元,注册了四个。期间电话及快递联络过五六次,有时为英文标示,有时为图形,有时为相似异议。搞到后来,对这个原本就不太期待的事情,多了一层反感。
 
由此可见,单价和注册程序问题是个大问题——包括所有商标都要汇总到工商总局商标局这一部门,绝对是有关部门和体系给企业法人设的高门槛,官老爷在京城等待四方来朝。商标注册的体系,其中央集权甚至堪比中国最高法的死刑核准权,但这个量级却是刑核的几千上万倍呀。
 
在社会普遍认知,甚至企业行为中,商标核准和品牌发展仍然相对脱节。就像风行全球的iPad,在中国突遭深圳唯冠商标发难。更不用提广大中小企业了,在发展前期,大概很难有精力和心思去注意商标吧,甚至不觉得重要,而且不舍得。在工商总局注册商标和企业在市场经营品牌,倒像是媒妁之言和自由恋爱的区别与联系,两小伙谈恋爱的时候很少直接去讨好双方父母,等到磨合好了,一方家族长辈给他/她定了另一门亲事。原本,商标只为品牌背书,婚姻和父母祝福为儿女衬托,何以大煞风景、喧宾夺主?
 
另一处关键,就是许多典型案例给人的印象,更加深了企业对商标注册及其实际保护的模糊认识。世纪联华是年销售几百亿元,有几千家门店规模的连锁超市公司,它的合法商标及知名品牌尚且无法得到有效保护;山寨的“世纪华联”遍地开花,加盟店也多至几百家,08年在南京输了一场官司也不过判赔50万元。也就是说,大中型企业,原本在品牌商标及程序等方面都有处理优势,偏偏又无法维权。有人就更疑惑,那要商标何用?企业小的时候觉得没必要或足够精力去做商标维护,大了又无法获得有效保护?
 
由此可见,商标案频出,最该问责的实在是有关部门的制度发展。与此同时,在某一阶段来临之前,只好请合法经营的企业主们,多留一份心思关注商标。
 
原载联商网 
 



推荐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