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淘宝治腐惹旁议 偏遇公关迷失

淘宝治腐惹旁议 偏遇公关迷失

 

马云要做102年的企业,阿里员工可能不这么想。
 
26日,《IT时代周刊》封面报道“淘宝腐败黑幕调查”上网,引发热议。本不想评论,但看到一篇署名作者“吴风”,始发《中国经营网》商业资讯版的淘宝软文“淘宝反腐让电商走入阳光下”,却被硅谷动力、赛迪网、计世网、中国日报网、华龙网等网站作为新闻评论转载——我最恨关键事件的没底线、没水平的软文,不吐不快:淘宝也许是家好公司,但腐败情势不假,你公关别添乱!
 
稍一查询分析,吴风的笔名几乎是中经网软文专用,如其近期其他文章:中国高端水市场领军的民族品牌“西藏5100”,财经公关领域的无名英雄“怡桥财经”,趣游领跑网页游戏的“易宝支付”,做幸福零售商请加入“中国尾货网”等。你懂的。
 
27日晚,分管公关的阿里副总裁陶然在微博上转发阿里首席市场官王帅的长微博,以“曾拒绝了《IT时代周刊》八年多广告要求”为核心爆点,示意其要挟不成以揭黑报复。说实话,看着也没劲,一个重点是在于到底黑不可,若报道失实,应该让法务部出面;另一个敏感点是,其他不写揭黑报道的,有多少是因为合作了八年广告的?
 
与此同时,也该指出揭黑报道组稿里事实案例的专业化程度不足,目前已有《第一财经日报》和《新浪科技》的记者分别指出其大量借鉴其已刊文并可供对比。也有部分言过其实处,但总体应属正当媒体监督。
 
淘宝公关借中经网渠道及名义,痛批刊发黑幕调查的媒体为“安之以一个荒唐的逻辑,以偏概全,漏洞百出”——这实在荒唐(同时替中经不值,你不写相关追踪稿也就罢了,何苦被当枪使?)。企业规模与外部环境,向来有一个博弈和平衡,内部治理也有不尽如人意处,但如果总有公关部左冲右突、顾左右而言他,是很可怕的。小时候,见过村里男人议事或厂中男同事纷争,有一方的老婆跳出来喊“老娘不活了,你打死我算了,你当年想摸我的屁股而……我老公是个老实人,你们都欺负他……”
 
他们当然是个好公司,阿里系几乎垄断了杭州六七成的IT人才,也为互联网贡献了不少创业者。我碰到过不少淘宝前员工。
 
我至今记得他们的惋惜和诚恳,“我们离职的最主要原因是,淘宝变了,竟然出现了许多腐败,不仅是小二,还有不少其他人。再也找不到当年的那种蓬勃、积极和纯净……”
 
一位朋友,在某快时尚服装的电商公司里带销售团队,他们分成两组:官网直销和淘宝商城暨天猫渠道,“我们就想上聚划算,一上就很赚,但他们已经开价30万了,我们最多出20万,你检举没用的,以后没有任何淘宝小二会给你机会……”
 
淘宝作为中国电商集大成者平台,已具部分“公器”特征,无故关你店的武装方式疑似有关部门可能用到的“精神病治疗法”。实际上,它不仅是淘宝网股东的,不是马云一个人的,而是中国网民的,是电商历年发展生态圈所有参与者的,淘宝小二本该是服务者、支持者,却有不法分子不良思想,以为自己是主子。
 
典型的制度设计与现阶段发展脱节问题,要毫不犹豫的整顿,“壮士断腕”——干掉一批中层干部,他们是承上启下的关键阶层,也是最易膨胀的一批人;直接参与的,管理不力的统统撤职、降职、警告,腐败小二自然会消停、出局。让公关团队静默一段时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公司上下,重新学会低调、诚恳,找到淘宝网创始精神,一起倒立!
 
央视《对话》栏目主持人陈伟鸿,近日说起德国品质魅力背后的企业坚守:“他们告诉我,把同一件事做得更完美,远比赚多少钱更带给他们成就感和幸福感”。在德国,祖孙三代坚守实业的例子比比皆是,可以大到汽车制造可以小到螺丝生产。他感慨,这其实正是德国制造的精神和气质。
 
中国的许多大公司还是远远不够的,尤其刚过十数年,八年的淘宝公司也比许多同行更有机会走向伟大公司,越靠近上帝的疆域,沿途心魔乱舞愈烈,任重而道远。
 
我劝淘宝重抖擞,专心治腐,废话少说!
 
 
原载联商网 新浪微互动@ 零售评论员林尚玉
 
 
我在新浪微博根本发不了这个。你们看,公关过分吧!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