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双节福利”不是用来比的

“双节福利”不是用来比的

庆某报调查13大热门行业的双节福利,其中钢铁业最差,“不知过节费为何物”。而金融业照常领先,每人数以几千元计。零售业相关的,据抽样显示,家电业福利原地踏步,其中苏宁某区发价值400元购物卡;餐饮业成本高企一切从简,价值一百元或略多;家居业再难也要发一点,200元左右;百货业则通常是100元的购物卡;服装业以实物为主。
 
  在零售业,400元就多,100、50元就少吗?未必。有更多东西值得思考,比如零售人固然需要较好福利,其实更希望休闲,可惜双节是大促,只会更忙。2日,遇到四个公司人,他们体现了四种心情和各自行业、工作处境,大大扩充了我对行业节日福利的感受和判断。
 
  阿春的父亲转述故事。春在瑞安工业企业前十强中某企上班,今年是第三个中秋假前一日,这次看到张老板了,“但他没敢进去,说很多管理人员已经被现场骂得脸色通红了……就没敢进去,再说加班晚了。阿春的好多老同事都说,已经三四年没看到老板了,今天终于看到,却是这副样子。听说在杭州搞的房地产项目亏损严重啊,现在回来抓主业了”。
 
  那天的聚会上,秋父的意思,让阿秋快走,马上离开这家公司,因为它在走下坡路了,房地产亏空根本没法用主业的供应商发展抵的,两者销售单价和利润率天差地别。在场的另一个朋友阿诸也是个小企业主,他则反对,建议秋父让儿子留下,“好好干,哪怕到最后一个人都要争取留下。这老板是能人,一日东山再起,你儿子就会受器重。”在座的公务员阿景也同意诸的看法,“老板更懂老板的心理。目前大形势不好,企业有困难很正常,让阿秋好好干。”
 
  最后自然说到中秋国庆的福利了。不过,阿秋公司的行政部假装忘了这件事,工人们竟然也没提。这是“危急存亡之秋”企业和老板震怒的“双节”。没福利,放假两天。
 
  另一位,是我堂弟阿民,他从事美容美发业。问到双节假期和福利,他腼腆一笑,“我想在家待多久就待多久,已经辞了……”问为何,原来他阿姨去过他所在的店,觉得烫染技术不好,于是阿民就辞了这个不到三月的工作,预备去另一个较大的美容店,“技术应该会好一点,精功一下,以后自己开店。去年中秋后开始学理发的,那时候只洗头,手都烂了。”
 
  理发店,逢节必加班,这点和商超业特别像。福利则是剪更多头发,洗很多头,“发月饼或购物券的事从来没有听说过”。我问阿民是否喜欢这个行业和自己目前的工作,他说不知道,“当时是自己想去做的”。又问,还有坚持或偶尔继续跳街舞吗?答:没有了。阿民曾获浙江省级青少年街舞大赛亚军,阳光少年,如今连运动鞋也基本不穿了;都是黑皮鞋,然后头发是每天光鲜的,服饰也很行业化。
 
  还有一位,零售行业门户网站值班编辑阿简。因为回老家,随身3G设备无法使用,只有2G信号,网速236KB,她急得团团转。然后,我们都想起一个问题:十年前拨号上网时代的网速是多少,最高网速56KB吧?那么,现在这个网速是那时的四倍,但却令人无法忍受,为什么?固然有目前网页更复杂的缘故,更重要的,恐怕还是适应了几兆宽带的缘故,由“快入慢难”。
 
  一家企业的福利,如果逐年提高,员工自然是高兴的,但公司发展能否真正承载这些成本以及是否必要,则不得而知了;但若原地踏步甚至希望共度时艰或增幅较低,许多员工大概是不乐意的,有牢骚的,为什么?这个事,要用发展的眼光看,跟门店不断提供优质服务是同一个道理,顾客总会挑剔,商超能做的也只有精益求精。
 
  最后一位,是某电商公司主管阿邻。因为安排了部门人员加班,但检查到昨日某同事没有完整做好事情。就打电话去问,他尝试设想了几个环节,问候了一通,最后才说昨天的工作,“我今天是怎么做的……”阿邻举手之劳,将心比心,那位同事特别买账,不含糊。阿邻觉得,一则必须明确任务和提供服务,二来考虑客观情况,三则体量该同事或有琐事分心,四来并无造成重大影响,五则黄金周假期。
 
  阿春等四人,双节时感受与境况各个不同,无从比较。可见,双节福利不是用来比的。祝读友节日愉快!(新浪微博@零售评论员林尚玉 。个人博客长亭外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