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耐克难,消费者难,非耐克消费者更难

耐克难,消费者难,非耐克消费者更难

 

沪媒体10月31日消息称,北京市工商局日前以耐克(Nike)公司在产品上搞“双重标准”,区别对待中国消费者,侵害了中国消费者利益为由,对耐克处以487万元罚款。作为揭露耐克鞋气垫存在欺诈问题的发起人,“中国打假第一人”王海对工商局的处理表示满意,但仍准备向法院起诉耐克公司,“耐克的双重标准是指对发达国家消费者诚信而对中国内地消费者欺诈,其他普通消费者也可以共同起诉”。
 
 
  要从Nike Zoom Hyperdunk2011篮球鞋说起,它在美国销售的双气垫到中国变成了单气垫,而在中国的售价却比美国高出500多元。而耐克公司此前仅称翻译有误,愿向王海全额退款并赔偿不超过300元的相关费用。
 
 
  耐克鞋,中美不同地区定价不同没问题,重点在于不该虚假宣传鞋品质地。一款鞋,就要被罚近五百万,这耐克公司多少有些冤。虽然它确实需要批评,比如心存侥幸,孰不知像它这种级别的外企宣传和实际担当,再入乡随俗,也该学今年十月的联商风云会上沃尔玛中国区公关副总裁廖红辉发言“我们的食品安全和价签管理等要做到100%合格”。
 
 
  没有如果,普通同行做六七十分就有人觉得像九十分而拍手称快了,但耐克、沃尔玛这种平均分在90分以上的品牌却容易被人盯住那丢掉的五六分。
 
 
  当然,王海是好样的。不过,他目前找耐克公司的胜算更大,而不是找福建乔丹,也不能拿中粮蒙牛如何;尽管广东省高院尽可以判美国苹果向当时濒临倒闭的深圳唯冠支付六千多万美元IPAD商标费。近年来,有关方面为扶持中国制造,屡屡给外企颜色看,包括近日又有沃尔玛店因价签问题被罚10万元。
 
 
  职业打假人王海立志做“公民”,与不少大企业过招,声张消费者权益,他在接受采访时也曾感慨“那些造假的都开着奔驰,我们起诉半天最后才赔3千块,我们做这些事到底有没有价值?”
 
 
  顺便提一下,奔驰汽车九月份也有大事。就车内异味问题,数百车主维权无果,奔驰公司拒认第三方检测结果,网上多有消费者自谓奔驰艰辛维权路的。近日,有车主微博@王海,请他管管奔驰车异味问题,“车是进口的CLK.地毯有异味.上车就头疼.眼睛也难受”。王海暂无动作,汽车产业相关利益更复杂。譬如同为汽车,深圳福田区人民法院袒护判称别克轿车“仅有部分真皮点缀不算欺诈”。
 
 
  而老大难的中国食品安全问题,蒙牛伊利光明等系多发源。2010年出台生乳新国标据传被几家大企业“绑架”出台。两三元钱的东西,威胁消费者人身健康与安全,但做的是全中国人的生意,相关企业居然安然无恙。
 
 
  以上,足见耐克公司的“冤”情和难处。
 
 
  消费者大概更难,尤其是中国消费者——多少维权坎坷和不维权暗伤;中国大陆消费者——苹果先发香港,众多奢侈品售价也低于大陆,蒙牛伊利等供应港澳地区的牛奶是绝没有问题的;中国大陆普通消费者——有关部门或奥运、世博会等重大活动期间人员享受专供、特供商品。在多重标准下游刃有余,是中国有关部门大意、第三方机构存疑、消费者无奈、商家无敬畏的恶循环症结所在。
 
 
  “王海”只有一个,做王海并不容易,大多数人不愿意、不屑或做不了这些事。遇上林海,就是雪原;遇上胖大海,就是饮料;若是东海大陆棚前缘,就有钓鱼台。作为普通消费者,选择品牌,其中重要依赖包括相信所见所闻即所得,因为没有更多时间精力和能力去辨别或争取什么权益,所以大陆消费者常姑息养奸了,被不良商家欺瞒、懈怠。
 
 
  中国大陆的消费者,有时候就像爱情里的女子,“低到尘埃里,然后开出花来”。没有民间消费者维权组织,消费者维权成本较高;假报告是维权困扰,如国家毛纺织产品质检中心(北京)因未按照标准实施重要检测项目,被责令中止检测业务进行整改。
 
 
  洋品牌可能有双重标准,比如价格差,但部分国货却是没有标准,甚至没有底线,有关部门则是多重标准,这些都是大陆消费者选择对耐克等品牌宽容而对国货生分的原因。
 
 
  依我看,若以耐克该款鞋涉嫌虚假宣传但并未造成伤害的处罚作为基准,蒙牛至少要被罚几十亿才合适吧,基本上可以关门大吉了。可是偏不,这就令人啼笑皆非了。若合法经营,有实力的企业多被苛求,而灵活经营,有资源的企业多被袒护,那么中国寻租空间就会变大,而消费者维权则更难,除非有一万十万个王海涌现。
 
 
  做耐克难,百尺杠头;做消费者难,连耐克这种世界级品牌都可能涉嫌虚假宣传;不是耐克的大陆消费者更难,你懂的。(联商网特约评论。新浪微博@零售评论员林尚玉 。个人博客长亭外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