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创业围城

创业围城

四位发小3日在杭州全季酒店与星巴克聚会,说起创业与各自前程。聊了六七个小时,他们总结了一个词:创业围城。M十天前决定结束北京瑞安两地奔波的生意,关掉瑞安的两家服装店,也暂时不去十一月的北京,考察杭州、上海等地准备留下。

 
  杭州是L所在的城市,他现在是圈内保守的代名词,因为在国企,他一年前结束了创业项目,准备去稳定的地方攒钱还债。J从衢州过来,两个月前终于在衢州市区开出仿牌包具分店,之前的一家龙游店守了一年半,韩寒最近赛车夺冠那天,是他最忙的时候。W在北京待得最久,去年起年薪标准接近金领,做一家新创娱乐公司的总经理,筹备半年了,花了老板两百多万,还什么东西都没看到。
 
 
  M现在最难,从他开始说起。也是四个人里最乐观,有创业梦想的一个。在星巴克,他指着《外滩画报》上一个标题,对L说,你看这句话,很贴切。那里写着:绝境是一个人最好的处境。
 
 
  2011年的时候,一家女装品牌加盟店,每天销售四千元,毛利有一千元;2012年,在那家女装店旁又做了一家男装店,这样一来,两店每天营业额是两三千元。M心有余悸,又有些庆幸,“没有办法,比起附近的店,已经算好了。一个朋友在边上一家大店做会计,那种整栋楼商场一样的店。她说,今年上半年的营业额只有去年同期的三分之一,最近会议是鼓舞大家,年底前确保完成去年三分之一的营业额。”
 
 
  M觉得,今年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困难,明年可能比今年更麻烦,因为现在有些还捂着。
 
 
  做服装店的时候,还有其他生意,比如房产投资,“如果房子能多赚点,倒也不怕这些了——服装店损失就会是小头。”他卖过两次房子。第一次卖房,以八千每平卖掉,赚了七万元,抵了利息,基本上没赚,现在那里的房价三万五每平;第二次卖房,他放了一年,赚了四十万,后来的人买去后又放了一年,卖时赚了两百万差价。
 
 
  L在浙江最大财经媒体工作,他研究过老家温州去年的“跑路”现象和今年的浙江互保危机背后。第一次真切地感受到投资与实业经营的相互影响如此之巨,这么小的投资,这么好的朋友,同样在做房产投资后再难继续经济化运营服装店这样的实业!
 
 
  关店后一清算,亏了七八十万。一关店,几个债主马上提前来催债,四处腾挪又还了六十万,M被打乱了阵脚,北京的投资计划基本搁浅了。
 
 
  M认真地问L,杭州到底是个怎样的城市,他担心自己这几年的生活格局能否归零,事业能否展开。L说,杭州这种规模的城市,有稳定的中产价级,是个相对理性、文明的城市,不像瑞安小县有大排场,畸形高昂的消费而有更少商业机会。
 
 
  初步计划,M将留在杭州。尝试做服装电商。它符合两个根本条件:1.服装是熟悉的领域,杭州是个不错的城市-离上海也近;2.电商的发展空间很大,创业门槛不高,先开淘宝网店,原有的商务运营能力和资源后续可以嫁接上。
 
 
  另三位的处境,也互为镜鉴。L为迅速缓解百万房贷压力,看不得父母为他担惊受怕,准备用三年时间把必须还的几十万还掉,大国企是个阶段性选择,再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创业,或者中小民企经理人,这是他深埋心底的抱负,绝少和人说起。
 
 
  W嘻嘻哈哈,年轻的娱乐圈经理人。其实也没有十分把握,所谓理想和有原则的事业到底在哪里。发小们都喜欢他的乐观,但对他的守口如瓶颇有微词及心疼。“娱乐圈是青春饭,吃吃喝喝,唱卡拉OK。”W是从不喜欢娱乐圈的L的唯一好感和关注动力。
 
 
  J的龙游店开在夜总会聚居区,午夜时分是生意最好的时候,因为有些姑娘跟客人路过,会来光顾。这种店,一直被M打趣,多没劲,一直守着那点东西,三五年,十年,也不会有什么大变化。J愤愤不平。
 
 
  很多时候,大家都是没有选择。或者,是因为大家的太多选择,如梦想、财富、宗教、生计、虚荣,彼此有一城一角,都是创业与人生围城的一个口子,甚至一粒灰尘。
 
 
  四位发小青年会继续生活与工作、创业,更多中国年轻人会考公务员,进国企外企民企或啃老,做零售或金融。只有围城,将历久弥新。(联商网特约评论。新浪微博@零售评论员林尚玉 。个人博客长亭外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