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大象也会跳舞?

大象也会跳舞?

阿里巴巴集团10日杭州宣布,团现有业务架构和组织将进行相应调整,成立25个事业部,具体事业部的业务发展将由各事业部总裁(总经理)负责。阿里董事局主席马云在内部信中表示,“给年轻人更多机会”。
  去年阿里首次步入万亿时代,191亿拉开中国新商业帷幕——集团联合作战,淘宝网、天猫商城、B2B等联合双11大促。2011年6月16日,淘宝网一拆为三,引议论纷纷,却收效甚好;2012年7月23日,阿里扬“七剑”组7大事业群。
  为阿里董事会叫好,佩服马云。这样的制度设计,已经具备对一个大型社会化组织生态调理的智慧了,分分合合。少就是多,小就是大。
  阿里本来太大了,还会越来越大,快要变成郭士纳时代的IBM了,大象怎么会跳舞?这几年,阿里几次选择拆分,这次更是彻底,从昔日阿里巴巴B2B一家,非典期间又出来个淘宝,之后又生出支付宝等,公司化独立运作。后来,成事业群,再如今,分成更多事业部。
  旁观者看,虽有许多隔阂,但仍饶有兴致。联想到几件事,互为对照:一、社会化企业和社会、国家发展的治理异同;二、小企业的融资难和契约精神。
  因为阿里如日中天,所以一切更加顺理成章,你可以这么说,我也曾这么想。但这其中的凶险和老板马云的孤独、努力、才能,其实不为人知。前几天看他在《时尚先生》的专访,整整20个版,印象深刻,多了一层理解。
  乔布斯时代的美国苹果公司,固执的没有任何分公司,甚至没有事业部,他们发展到了全球市值第一,公司现金存款就比得上阿里去年的销售额,所有的工程师及其他部门,都是以创新产品论英雄,它可能未来十年也不会有独立事业部或公司了。
  马云的阿里,其架构与管理,曾经与苹果截然不同,但如今变得靠近。某种程度上,是一种价值回归,只是中国企业的业务更复杂,阿里起步更草根,公司模式更传统,有中国特色的阿里成长道路。
  最近看《21世纪经济报道》新年特刊,注意到携程网董事长梁建章讲科技创新与人口的关系。大意是,人口越多,可能更不利于创新,尤其中国目前老龄化越来越严重,生育率又奇低,未来十几年会陷入一个不良循环,中老年人占据着重要位置,年轻人缺少机会、人脉,而科技创新动力与空间也不足。
  阿里是一个小社会,大型的社会化公司,如淘宝商城围堵事件,淘宝网打假事件,B2B卫哲引咎辞职等,其冲突、治理,其实是社会问题的局部反应,同时为有关部门积累了宝贵经验,对电商、网络的理解等。而中国社会、历史发展的脉络,当然更为阿里马云等企业家所用。
  民企纵有百般艰难,大民企如阿里,却还是有许多便利之处的,一些社会管理手段与服务的引入,为集团增色不少,如公司内组织部的重视,这是学共产党体系的,凝聚人心,强调价值观,这是统一思想,像统战部。
  我一度反感阿里、淘宝的公关部,觉得他们喧宾夺主,妨碍了反腐、运营、服务,其实多少有些一厢情愿。马云最近也不喜欢公关和媒体,但他仍然夸奖自己公关部同事工作做得好,但他早期频频接受采访,却也实在替公司做了很多宣传。这是辨证发展的。
  拆分后的阿里,是会跳舞的大象,也还会有令人眼花缭乱的资深、高级副总裁和执行副总裁、副总裁等高管,但“老人们”的权限会更制度化、规范化且限于战略层面,执行层面在迅速成长的更适合新阶段平台与产品发展的事业部负责人。尽管仍然步步惊心,但总算多了一些胜算,关乎阿里未来,同样是民企转型升级尝试。
  中小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基本上比你能想到的都困难些。阿里如果有一天能成为百年企业,成为一个伟大公司,一定是因为他们选择了帮助千千万万的中小企业主,阿里B2B的供应商,淘宝卖家们,它的选择饱含暖意。
  一家年销售两三百万的小机械厂老板,向我诉苦,欠了别人50万元,但半年没有业务成交,前几天拿着四份半成品合同给债主看,声泪俱下。他70多岁了,1999年开始个体经营,2006年注册为公司,固定员工两三个人。他还要瞒着疾病缠身的老婆,去年11月公司技术负责人暨小儿子离婚,大儿子抵押贷款两百万跟人创业去-也不能说,他说“要是年后没有合同,我把自己的退休卡放在你那里,每月可以领四千元,你拿够,再还我……再也借不到钱了,我们这种小厂,问人家至少要五分利息,银行也不给了。”
  做企业,老伯这样大年纪的不多,这么操心的比比皆是,很柔软,顾着许多。而如今的马云,大刀阔斧,成就非凡事业,是舍小利逐远景、大局。阿里的存在,或多或少,是给小微企业包括营销、融资、希望在内等向往的可能性加油。
  因为这个,请允许我祝福阿里变革。(联商网特约评论。新浪微博@零售评论员林尚玉 。个人博客长亭外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