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少年和四骑士

少年和四骑士

 

 
周一凌晨两点返回杭州,我们想,这就是少年吧。
 
四个发小,这两年基本没在一起,王在上海,我和马在杭州,坚在龙游。一年多时间里,约了十几次,从未聚上,三三两两的倒是常见。我们十几年了,上一次是两年前王结婚,上上次是我结婚,五年前那次是马结婚,七年前是故乡瑞安的飞云江大桥上。
 
说走就走,我们才碰到。上周日下午,王从上海开车去横店,路上电话联络我们三人,后来到杭州接上我和马,然后去衢州坚订的农家饭店,再去龙游他的包店,连夜回杭。接到电话的时候,马在教堂,我在娃欧商场感慨“我知道没有钱做不了很多事,原来再有钱也有很多事做不好”。
 
更神奇、固执的王,掉头直奔上海,一个人在凌晨三点多开车到上海。
 
普通的周日,毫无征兆。很累,一早去星巴克买了杯热摩卡喝才清醒些,可是很开心。在龙游的店,我提议四人合影留念,可惜光线不好未果,只拍到了王和坚(如图)。我们几个人没有一张合影,曾分享十余年人生、故土情深和梦想、烦恼。
 
 
 
很少有人谈论梦想了,这需要勇气。不过,梦想可以有很多化身,有梦想的人感觉得到。
 
从小到大,王最乐天派,母亲宠爱,十四五岁开始北漂。经历了很多,酸甜苦辣,现在是一家上海影视公司高管,上周刚卖了一部电视剧给浙江卫视。可他的裤子总是松的,也喜欢棉毛衫。笑呵呵,什么也不说,什么也说。
 
就连手机,也总是同时用四五个。以前出来的时候,腰里别个小包,到咖啡馆谈事,在服务员端来水之前把手机一溜排好,然后冲她们迷人一笑。现在的手机散在BMW里,一台iPhone土豪金,两台iPhone5,一台iPhone5s。
 
用马的打趣,王几乎和所有成功人士和达官贵人都比较熟悉。王的电话最多打给的人就是马。
 
我有时候相信,他们值得断背。
 
马去过北京、宣城、上海,如今在杭州。他是我们中间最有抱负和创业梦想的。少年时代写给他父亲的信,有这样的句子:“您要知道,鹰是向往翱翔的。”
 
他总是不成功,他总是成功地证明一些事情和商业模式不适合自己。他懂很多事情,虔诚、宽厚、开朗。问题是,他开始失眠了。
 
我们佩服他的创业坚持和潇洒,同样担心他的理想主义,我总是忍不住说他,要脚踏实地,想到了就去做,没有完美的商业模式。
 
自己没有做到的事情和到达的地方,希望好朋友可以去。我的不完整的创业只有一年,留下遗憾,拥有视野和期盼。等到有一天,不用很久,比如三年或者更短时间,没有很重负担时,我会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这些年,我沉稳有余,以至于很多人忘了我也有情绪、失落、软弱,或隐藏的雄心。一米八的坚更加如此。
 
中国汽车拉力赛龙游站当日颁奖,韩寒也来了。那么小的县城,坚不清楚这事。他想着自己的包店,今天能不能赚三五百元,明天和人约了去义乌。
 
他说自己不想那么多。我相信,这个梦想很朴实,同样值得尊重。讨生活,让家人不愁吃住。他说,等自己做大些,会来跟我们讨论模式那些高端的东西,那时候肯定需要。
 
梦想需要软着陆。
 
四个青年,1984、83年生人,三十而立,有子女无事业。衢州会也匆匆,但那一晚,给我们年轻、自在,给我们友谊,给我们互相勉励。不知道下一次聚,是明天,还是明年。我为大家建了个微信群,群名“浙沪会四骑士”,在看电影《魔盗团》,那里的四骑士追寻正义之眼,我们这少年或四骑士,追寻明天的路。
 
林尚玉 商业观察与生活发现
 
 
「长亭外」微信公众账号:
1.搜号码:changtingwairen  
2.查找公众号:长亭外 
3.扫一扫: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