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你得要王健林“不要”的互联网思维

你得要王健林“不要”的互联网思维

万达董事长王健林近日称,不存在互联网思维,“我觉得这应该是互联网的个别企业为自己贴金的一种说法,不存在互联网思维。所谓的互联网思维总起来讲就是创新思维。”这话有问题,但王健林却没错。

 

企业大到一定程度,参考价值就很少了。因为万达去年创利超百亿元,所以怎么表达是王健林的自由。但这句话的逻辑有问题,仿佛在说“马克思主义”是马克思为自己贴金的一种说法,总起来讲是恩格斯主义。

 

我理解的“互联网思维”包括少就是多、轻和重、坏人的决心。

 

 

少就是多

 

全球零售业中最具互联网思维的企业是德国阿尔迪(ALDI)超市,它的商品总数不到一千种,是其他同等面积卖场商品的十分之一或二十分之一,核心是物美价廉、以少胜多,不少单品的销售量远高于沃尔玛全球的对应单品销售。

 

多数零售商标榜自己的商品丰富,小牙膏都要在货架摆三十种,但顾客常常只需要一或三五种精选后的牙膏品牌,ALDI会把那两三种牙膏放出来。

 

最少的商品,才有最可靠品质、最佳服务、最低成本、最好反馈。零售业的痛点,是顾客需求解决和触点管理。

 

iPhone苹果手机自不必说,每款出货均过千万部,风靡全球。中国“门徒”小米学到了,在互联网渠道备受追捧,其商业模式成为“在台风口飞起来的那只猪”。

 

互联网思维里的“少就是多”,跟零售业“二八原则”相似,但程度差异大,互联网里的二是千分之二、万分之二的产品,产生千分之九百九十八或万分之九千九百九十八的关注度。

 

 

轻和重

 

只有更薄、轻的刀片才能切过更大的横截面,目前的腾讯微信就是刀中至薄至强者,切中数亿用户掌中虎口。

 

在PC互联网,一张网页的打开速度直接影响网友是否马上关闭,网页上若有多个焦点则面目模糊。移动互联网的智能手机阅读更是如此,在Wi-Fi和4G网络尚不普及的情况下,多图等重页面是不符合阅读情境和期待的。

 

互联网思维里的“轻、重”考虑,为吸引、方便、取悦用户。

 

实体店接入支付宝钱包当面付、微信安全支付等互联网工具,就是把收银台变“轻”,缩短顾客付款时间。

 

优衣库等国际快时尚品牌热销中国,而美特斯邦威等本土服饰却积货成疾,实际上也是轻重之别。优衣库和ZARA,服务员很少,产品清爽堆积,连包装都省了,这是“轻”,让用户购物和埋单时没有试衣、整理和价格的心理负担。而邦威,做ME&CITY、邦购,都是加法,不免重了。

 

在零售服务业,发自内心的热情最轻,最有效。我的朋友邹茜说起那年去台湾某商场,当时由于急着赶车,拎起袋子就跑,一名店员追出来喊“你可千万要当心呀”。邹感动不已。我说,这要在大陆,只有你妈会这么喊你。

 

轶容在美国梅西百货某品牌专柜购物,店员拿着iPad帮她找了一个多小时,耐心对话,查两款店内缺货商品在该品牌全球其他商店里是否方便调用。我笑说,这也就是在梅西,若在中国商家,员工这么低效,老板非开了她;话虽如此,总佩服这样的专业服务精神,这是举重若轻。

 

好的零售店,一定要让顾客愉快,这是一件严肃的事。反之,门店和店员看似礼貌、严肃,实则不负责任。

 

 

坏人的决心

 

“坏人”的抱负更大,决心往往有力。

 

做免费杀毒软件的360公司周鸿祎,他当年做过3721,就是“坏人”更了解“坏人”吧。

 

很多电影里分手的时候,女生常说的一句台词是“你是个好人”。可见“好人”疲软。

 

有战略、攻击性的企业和员工,更像“坏人”,它也的确不容易些。一位零售高管曾私下表示,做大商场,就是要让街上其他小店都没有生意,如果同情,你宁可晚上偷偷去塞两百元钱给小店主;让别的大商场没有生意,然后把那里优秀的人挖过来。当然,这是为了更好服务消费者。

 

好人多“不患寡而患不均”,好好先生聊以度日。

 

我认真回想,昔日熟悉的几位零售经理人,能力出众、品性有缺,意志力却都强。一个人,几乎每天跑步6000米,另一个人,每天坚持游泳半小时……

 

让好人变“坏”,是互联网思维“坏人的决心”重要突破口。

 

(联商网特约评论)

 

 

 
一起洞察中国零售和发现生活
 
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长亭外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