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醉卧江城君莫笑

醉卧江城君莫笑

在武汉三夜,沿长江边晨跑了三次,每回时间不同总有不同风景,六点时桥下有泳,摊上遛狗、放风筝,部队早训,老萝莉在主席万里长江横渡旧址前发呆……

七点多时,突然冒出几十个用长鞭子打陀螺的人,跳舞做操的人也出来了。

都说一年有四季,其实江边一两小时也是三四层文化、两三拨人,彼此相安无事,各得其时。

我曾说,世间万物最好的状态是“恋爱”,要想有意思,总要用恋爱的理解、亲近、慈悲、敏感、距离的不同程度去匹配事务。今从江城武汉回杭,说说帅,聊聊酒,还有酒店大堂的早晚故事。

  长亭外微信公众号 

帅多难得呀

我在会场无意中看到景先生,对他微笑唇语说景总,他回笑道好。

景先生是70后,现任某电器连锁集团副总裁,昔日电台DJ。是我认识的人里屈指可数做事为人都帅的。

九年前第一次见他,后来每一两年在各地会议和论坛总能碰上。我对帅的需求和欣赏,远超过对财富、权势。

景先生的帅,是从容不迫,才艺成其情怀,不影响他的职场,公司变化难掩其忧患、仁士之风。

我看他像用剑的人。如邵氏电影武术指导吕明鉴先生所言,中国以前的东西就是讲“帅”,持剑法则如剑不能过头,若剑过头得扬眉看着剑划过,拿剑的姿势不得太高……

在泳池,他能游一千米。

长江大桥边户部巷独行,用冰淇淋为难吃的烤章鱼漱口

老家伙

人和企业都会老,人老有顽童、痴呆、德高望重或闲云野鹤,企业老有百年大企业或死而不僵。

我拿朋友送的好烟“天都”给会议主办方的人,在场外吸烟区聊天,碰到个老家伙,想来仍然好笑。

自称是武汉当地某零售商企业主管资本运作、没有名分的COO、有记者以为是办公室主任的60后男士,真是“老而不死是为贼”的老家伙呢。

刚开始,他说个人欣赏我的老板,反复几次,可是连名字都说错了,又指点我们要有中央关系才能处理好武汉市场……我认真好心地纠正了他对我们老板的姓名认知。

递名片的时候,他说自己没带。边上人说,“要么微信,扫一扫”。这位准COO童鞋故作高深,“微信啊,还真不方便。我这上面,都是省委书记啊,市委书记啊他们,一个高端的圈子”。

我掐掉烟,含笑离去,这老家伙怪可怜的。

他们半身躺到了时代的巨大浮夸的养老院里,以为屋里屋外的工作人员都是儿子雇的伙计,腰缠万贯。

大堂经理

因为喜欢四月,每天一早去江边跑步,晚上把酒言萝莉,所以我基本上就是武汉万达威斯汀酒店的隐形大堂经理,下半夜和清晨时常在酒店大堂逗留,看人来人往。

上月安吉之醉是“逼上梁山”,现在看,它突破了我对酒的多年谨慎和恐惧。偶尔想起酒,是情人的味道。醉酒于我,既难受又有快感。

喝醉酒的时候,恐怕是人生如戏的最好舞台了,气氛、唱腔、布景俱佳。

酒不醉人人自醉。有时装疯卖傻,有时烂醉如泥。

从业十年,方知“功夫在诗外”。不管我是否在现场,只要会场嘉宾中有演讲精彩或提到银泰的,总有人发消息给我,比如王填先生说我们东哥是他见过最好的CEO,三枝富博先生说我们和阿里的战略合作非常有价值……

这些嘉宾,或与会人中有意思的人,多半在午夜十一点半,十二点,一点,清晨七八点出现在酒店大堂。

读人比读书强,可是如论如何,你看的读的想的做的,其实都是“自己”。

会上资料袋外印田字格写“联”字。我琢磨半天,想这字基本概括零售真谛了。商场,其实就是要用耳朵去听、去关心顾客需求,以客为先,听顾客说的,更听顾客没说的,这才是最好的顾客联系!
 

在微信朋友圈发了联字注的第二天,我发现有田螺姑娘帮我洗了内裤。

由于匆忙,我一早把它放在水盆里,忘了洗,傍晚回时发现已经洗后晾挂,服务员留字了。这种情况下的主动免费洗衣,是高级酒店服务周到,字条则是增强顾客体验的。于是回字感谢。

后来,也许是另一个服务员来收拾房间,没有再回复,把两张字条都拿走了。

纸条,可以写给敌人,写给同事,写给朋友,写给陌生人,也可以写给情人。就像李安说周润发演李慕白时的眼睛,“他这双眼睛,能看敌人,也能看情人”。

———————————————

林尚玉和他的朋友们

发现生活和洞察中国零售

Hi,长亭外文章目录关键词查询,

任选其一输入:M、1、目录

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长亭外”:changtingwairen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