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答芮成钢信:我是连岳

答芮成钢信:我是连岳

连岳(shang)兄(yu):

我是芮成钢。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很喜欢狗,但苦于没时间照顾,只能偶尔和朋友家的狗一起玩玩。”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所以才有空给长亭外写信…

崔永元离场,白岩松坚守,我是“央视首席财经主播”芮成钢;高晓松进出,宁财神忏悔,我是“全球明日精英”芮成钢。

我是李鸿章老乡,郭振玺室友…

我是芮成钢。

芮(xia)成(bian)钢(de)

2014年7月13日(有一天)

你好,成钢:

我一早在你家乡合肥的老街旅馆醒来,想起年少远行的你。

微信朋友圈被你的有关消息刷屏了。我正打算客串一回厦门连岳——他的《我爱问连岳》情感专栏已经第七年了,我很佩服他。

请叫我连岳。

路过李鸿章故居门前,手机里收到你的信。很(che)荣幸(tan),老弟,若非今日,岂有此信。

你太成功了,年轻,宝刀无鞘。你看,几乎无人声援或同情、理解你,连我这样终日在美丽鼓浪屿上给全球女粉丝回信的中年男人都有妒嫉。

你的《虚实之间》中,其中一张合影照片是两手搭着巴菲特和比尔盖茨的肩膀,一张合影是蹲在基辛格、舒尔茨两位美国前国务卿的坐椅后。你还出了华丽的《三十而励》,你的同龄人甚至多数男人,如果认真,大半会绝望的,你又不像韩寒的温柔犀利,也不像生意人小四,让他们情何以堪?

LV们的每季橱窗都很漂亮,据说全球同步呈现,摇曳装饰给非目标顾客顾客提供了眼界、期待和忐忑。人们不知道到底是喜欢这些奢侈品的牌子,文化和故事,还是商品,或者只是橱窗设计,还是一头撞上过于干净的橱窗玻璃的懵懂。你要向世界传播中国的志愿,就像是LV、Panda这些奢侈品牌的专柜橱窗,来自遥远的意大利,触摸的是怀中心动,身边钱袋,连接的是彼此各行其是的世界。

萨特说,“世上有两种悲剧,一种是得不到,一种是得到了”。这话就是个悲剧。

你还有很多政要名流豪贵及其亲近人士的朋友或熟人,这一次,他们没有说话。他们都是极聪明的人。

愿意回信给你,是因为我的朋友和你在博鳌亚洲论坛的一面之缘,让我觉得你的可爱之处。她当时问你要名片,你笑问“你不认识我?”她答不识,你递了名片。你看,这名利场,本来就只有百里挑一的人看得见“名人”里的人,99%的人只认识表象和特征的“名”。

我有三四年没有看过哪怕任何一期你主持的节目了,这几天在鄙视你的人也许更加不了解你,但现在的声音很大。

不要伤感。年轻人,等你再登舞台,会更柔软、坚强。无论如何,你都是上天的宠儿。央视财经频道说过,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其实舞台也可以偏安一隅,或者方寸之心,成功有很多种抵达和珍惜。

有很多人为高晓松喊冤,为宁财神鼓舞,为崔永元壮行,为白岩松鼓掌,为陈伟鸿注目。你孤独,这也没什么。

你代表亚洲提问奥巴马时,你只是心急,也许是狂妄,不要紧,过去了。你代表中国人驱逐故宫星巴克时,你只是爱国,也许公器私用,不要紧,过去了。你质疑姚明做NBA球员年入四五千万元,而扬州市委书记只有20万年薪,但大家同样辛苦的时候,你有怀疑精神,也许逻辑混乱或因为嫉妒,不要紧,过去了。

小野的父亲最近说,“我们懂得很多道理,却仍然过不好这一生”。你在耶鲁访问的时候,说保持内心的平静就是幸福。希望你现在更加要这么想。

菜不好,饭要吃饱。

厦门连(shang)岳(yu)

7月13日 于飞驰的列车上

(声明: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