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再见,花花

再见,花花

 
西安同事阿豪来杭,说起花花,明天就是她在公司上班的最后一天了。我说我得做点什么。
 
即使只剩一天,她也是银泰十二钗之一,有这篇文章。
 
我只在几月前出差西安时与她有一面之缘,后来的音讯多数是其他同事故意转告的。
 
有些时候,一句话,一件事,就够。那次聚餐,大家都喝酒,唯独花花笑而不语。我建议她喝。她很认真地看着我,说,林总,你的亭友会是这么容易将就的人吗?!
 
我当然不能再让她喝了。她确实不想喝,再则以当时处境,她要拒绝并非易事,她还拿长亭外说事,我既惭又骄。
 
我听过一个故事:某企业家去旗下商场内新张奢侈品店捧场,问服务生今天有折扣吗。那服务生了得,说以您的身份,我们怎么能提供折扣服务和商品呢。
 
因为机遇、资源、年纪、才能、追求各异,所以人的社会身份常有差异,可是尊重和友谊是平等的。
 
花花,真名贺华予,1990年生于西安,天秤座,求学于岭南,曾在北京《逻辑思维》短暂工作,后回西安进入曲江银泰城总经办、企划部,做文秘、文案和自媒体。
 
 
 
她这次走,是去北京找男朋友。我没有半句挽留的话,只有四个字:“惋惜,祝福”。
 
惋惜,是因为她的才能,以我的认知和判断,她的互联网产品思维和文笔在公司内屈指可数。
 
祝福,则是对她为爱走天涯的祝福。这个年纪的姑娘容易纯粹些,我痴长几岁,自然只有祝福。
 
大人物和小人物,都是门店、企业、社会生态的组成部分。我发现称赞的人,多数还是“小人物”,在时代中微不足道,可是她们的执着、美、优秀,影响着身边一个人、十个人,甚至更多人,这就是价值。
 
对一个远方门店的年轻优秀同事,除了必要的赞美和鼓励,包括转发她所在门店的微信文分享给其他门店自媒体同事。我实在想不出还有其他事。
 
有些人,是带着使命感和梦想抵达或停留的,我愿倾力向世界讲述银泰之美。
 
嘿,花花。西安和北京距离杭州的距离差不多,有空来玩。
 
而北京,长安街有我们的北京银泰中心,中国灯笼照亮城市,有燕姿歌唱,也希望能让你彼时奔波中片刻温暖。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