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武当问道

武当问道

八天前决定出行,作几日闲云野鹤。去了湖北武当山,我拔出手机SIM卡,退出微信,与熟人世界、互联网失联,直到昨天“下山”后重启。

 

此行最大收获,是更了解自己。

 

 

 

步行的鸟

 

第五天的下午,我在酒壶坪旁的山间公路上跟着一只步行的白头翁鸟,走了一公里多,我想那是一场偶遇,也是一次信任的交流。

 

我们说话,它一定懂我说的。那鸟在路上踱步,我就跟上,走了六七十米,我为它的从容略感吃惊,于是试探着说,“如果你一直走,我就陪你走”。

 

它不慌不忙,压压尾巴,快走了几步,又恢复了之前的步伐,很敏捷。那几日,我已经孤独到四天没有写满三百字,与人说话不到三十句,看地图、手表、天空,三四次想偷看手机……

 

我想这鸟儿可能是个友善的朋友。

 

我开始问它一些事,“为什么一个鸟在路上走,要去哪里,也说自己为什么来武当,回去之后要做怎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

 

鸟儿似乎懂,或快或慢,或斜走,或扭头过来。

 

跟到了四五百米开外,路上没有车,太阳正好,我说“鸟儿,不如你飞一飞,低飞一下,再走,低飞三次后,我们就分别”。不知道这是给自己找台阶,还是彼此默契,鸟儿终究是要飞走的,但它毕竟已经走了那么多路,也许是一只步行鸟呢。

 

真的是三次,大概三百米路,前两次飞都是离地十厘米,跨度两三米,第三次才是振翅高飞。

 

嘿,后会无期。

 

很多时候,相信比什么都重要。我相信鸟儿可以对话,是一只不寻常的鸟,一起走一段路;鸟儿相信我是个有情怀的少年,不会伤害它。

 

你若看过李安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可以猜想另一个版本的《步行的鸟》。

 

 

 

三个武当

 

八百里武当,传说着神权、帝权、人权的故事,有三个“武当”。武侠小说里的名门大派“武当派”,以金庸著作《倚天屠龙记》等为代表,张三丰创太极拳剑源远流长。

 

这里有我少年时的快意恩仇梦。

 

张守清造南岩宫历时27年,“悬崖上的宫殿”始成,弘扬玄武大帝神威,期间为明永乐帝三次求雨成功,得助武当。

 

神权与帝权相互加持,蒙荫道家,这是武当最神秘、悠久的地方

 

还有一个武当,是我所碰到的武当,历时六小时后成功登顶,金顶皇经堂听早晚课,玉虚宫瞻仰,金顶求签,泰常观烧香。

 

观中师傅三嘱:你有正义感和才能,善良好打抱不平,中年起多福、富贵,现在有漏洞;你没有后台,更要防小人;那事要稳重。

 

这些话,与我去年底的塔罗牌面相通,神算如有人助。

 

 

 

本来就是

 

吃饭就是吃饭,睡觉就是睡觉,走路就是走路,坐车就是坐车,思考就是思考,思念就是思念,说话就是说话,没有微信和电话谋杀专注,这些最平常的事都有本来的样子,这几日过得纯粹。

 

近山顶海拔一千多米处,我住潮湿拥挤的民宿小间,晚上八点半就睡着,次日凌晨四点半自起上山看日出。在山腰的琼台宾馆,凌晨六点多也醒了,窗外就是摩崖石刻“天下第一山”和迷雾。第一天刚到时,夜住武当山脚下的姐妹花家庭旅社,起床是七点半时被店主在门外叫醒。

 

 

在山里,沾了师傅们修道的宁静。在杭州时,有一阵每天凌晨三四点醒来,有时梦游。

 

我吃泡面、瓜子、黄瓜、矿泉水、饼干、巧克力、蛋炒饭,都是津津有味。

 

这次旅行计划也是本该如此。很多人推荐我去海外,或者国内其他美景,我都无感,及到想起武当,才觉得对了。所谓旅行,见心见景见物,忘心忘景忘物,武当修心好景容物,正好是我此次出行的好地。

 

《九阳真经》曰“他强任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愿学君子从善如流。

 

 

 

变化真伪

 

日光之下,并无新鲜事。

 

开机后,我花一小时看完了七八天里的朋友圈内容。喜欢周星驰,我知道他的电影好就够了,况且谁了解谁呀;期待阿里,但马云先生真的不励志,无数人当年拿不到钱就没有然后了;不买苹果6,我手上摔了七八十次的5就挺好……

 

真没错过什么重要的。

 

花半小时快速浏览了七十多个订阅号,推荐了李宗盛的《致匠心》,支付宝的《坏蛋们,中秋节快乐!》和长亭外的《双面景星的零售恋情》

 

同期,有几位同事私信,说组织变革,我问,如果我在,能改变吗,不能,难得糊涂。再晚些,又听说他要走了,她不再担任某副总,他也走了……

 

有变化,也没有变化。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件事能伤到自己:一是你太在乎,二是你搞不定。

 

幸运的是,我搞得定大部分事情,只在乎极少的人。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