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都市周报访谈长亭外

都市周报访谈长亭外

《都市周报》NO.381选题“独立大V”访谈杭州5位自媒体人,我就长亭外也聊了一个版,以下为《零售浮生记》正文。谢谢周报!谢谢你!做微信公众号的去年以来,是我的新阶段,今年四月以来又是新纪元。以前29年的尚玉,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看《新西湖》访谈《月小刀杭州浮生记》。
 
长亭外是他的微信公众号,月小刀是他的网名,林尚玉是他的笔名,而林国童才是身份证上真正的名字。
 
林国童有一张说不烂的嘴,聊起零售市场,他侃侃而谈;而返回生活,也有很多的情绪和观点。
 
外表有多柔和,文字就有多强大。对林国童来说,自媒体撬动的是整个世界的情感与逻辑。
 
 
 
 
闾丘露薇转发了他的零售观察
 
点开www.yuexiaodao.com,最新的一篇日志是9月25日更新的《武林问道》,再往前就是9月5日了。
 
这是林国童经营了八年的个人博客“长亭外”。两年前,博客的推送频率还是一天数篇,但现在,差不多半个月才更新一次。
 
去年10月,林国童把他的自媒体阵地搬到了微信公众平台上,还是叫“长亭外”。对于一个自媒体写手而言,载体换了一个又一个,而这种独立的表达依然是一脉相承的。
 
在零售业,真正的大拿没有时间和精力提起笔,而很多笔杆子不够硬的又言之无物。南怀瑾说真写一部书很难,林国童写零售观察也不容易。
 
每天晚上,他先花上三四十分钟收看财经新闻,然后挖掘出新闻点,伏案写作到凌晨。让他欣慰的是,闾丘露薇已经转发了两次他的零售观察。
 
现在,阵地转移到公众平台上,林国童也没忘了以内容为本。“人们习惯在互联网上寻找信息,而真正的经验永远是做出来的。即使更新再快,留存度再低,真实、准确、有深度的东西还是会刻下印记。”
 
不过,他发现公众平台运营起来反倒比博客甚至微博都要繁琐得多。四个多月前,虽然搜狗率先实现对微信公众号内容抓取的搜索引擎,但覆盖面很小,几乎搜不到什么东西。几天前,编辑模式刚刚升级了一次,才实现了博客最基本的“超链接”。
 
即便如此,林国童还是更愿意在微信公共号这个载体上倾注心力。微博的关系网发生在事件与事件之间,而微信才真正使人成为了一切信息的核心节点。“鹿晗发一条微博,获得上千万的评论,但却无法在人与人之间形成一个独立的沟通渠道。这一点,公众号做到了。”
 
林国童还很在乎大家的阅读体验,每次在推送前,他都会自己先感受一番。从字体、图片到排版,预先考虑订阅者在不同情境之下的阅读体验。“长亭外”每次的推送时间大多在深夜,这个时候,林国童就会窝进沙发里,切换到睡前模式,设想自己正躺在一张柔软的大床上,打开手机,点开“长亭外”。
 
 
 
长亭外的武林外传
 
林国童曾经度过一段苦不堪言的时间,所以,理解力是他身上最不可能丧失的东西。
 
2012年,他用林尚玉这个笔名写了334篇零售观察,其中有120天从未间断。而如今,“长亭外”写零售的文章越来越少,反而更好奇生活与身边的人事。“我放慢了洞察市场的节奏,希望自己的公众号变得柔软而具有体温。”
 
今年十一,林国童在“长亭外”发起了一次“问候花”的众筹活动,为银泰门口的卖花老奶奶办一身秋装,放三天假。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老人卖花十年了,或许这短暂的温暖不会使她的人生轨迹发生实质性的改变,但能换得她一个微笑,也算是人世的圆满。在参筹的22个亭友中,有8个是同僚,而此时,他们和林国童的关系也不只共事那么单薄了。
 
一个蓝褂束白腰带的老太太为什么要在Dior柜台前留影?耶稣堂弄老修鞋店挂牌上的“一去不回一路走好”是什么意思?把“长亭外”里的市井故事整理在一起,就是一部“武林外传”。
 
“在零售之外,我所擅长的东西不是煲心灵鸡汤,而是把自己的情绪和思想传达出来,看看能够影响多少人,被多少人接受。做自媒体,只有语不惊人死不休才能引起关注吗?公众平台本身就是一种分享,不该求异而存同。”
 
?
 
[我问你]
 
“肿胀一代男”问“长亭外”
 
Q:长亭外的爆发点是什么?就是粉丝突然猛增的那一刻。
 
A:不是特别明显,我的订户以非常个人化的生长,逐渐连接和影响身边同事、朋友、媒体人、零售人为主。有几个增长明显的点,比如写《2014年中国零售业的六个趋势》《谢谢燕姿》等时。
 
[+关注]
 
联商网零售资讯/零售门户网站的资讯号,零售人必看,其他人随意。
 
槽边往事/和菜头是一个为互联网而生的人。
 
连岳/除了连岳,我从没见过一个人十年如一日为饮食男女熬鸡汤的,还特别好喝。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