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在杭州开一天uber要亏多少钱

在杭州开一天uber要亏多少钱

 

我开uber,有人就问了,“一天能赚多少钱”。

 

告诉你亏多少钱。

 

车是奥迪Q3,我昨天周六第一次开,从下午三点开始,9个小时里只下线休息了三四次、1小时,行程100.3公里,主要活动在杭州市延安路、中山路,城北等地。

 

我精疲力尽,得车资147元。然后,Uber要收服务费20%,还剩117元;油费约100元+,剩下17元-,还不说汽车折旧费、保养,人工等成本了。

 

今天要好些,主要在滨江、市中心,5.5小时,行程58公里,车资80元,然后扣去60元油费和……

 

(Uber补贴未到,但也有限)

 

幸亏我是为了好奇才开uber的

 

 

 

不如回家卖翻糖

 

西湖文化广场的交通动线问题严重,每逢周末几乎瘫痪。

 

我用四十多分钟,转了一个三公里多的圈子,中山路-上高架-文晖路口下-左转中山路……终于开到公司楼前文青弄女乘客跟前,说不好意思,实在太堵了。她答”没事,有一次我爸爸来接,在边上开了一个小时”。

 

这是我的第一位客人,滑动uber司机端软件的开启行程,这时开始计费。

 

她手里有些袋子,装的是离职打包的东西。周一辞的,周六来和几个同事告别,吃饭。姑娘气质温和,长发披肩,略黄,着黑上装、黑白条纹裤。

 

在这家房产中介公司的总部客服部已经一年多了,每天朝九晚五,最近忽然迷茫了,这个92年的姑娘认真地对我说,“我觉得应该做点自己的事,开甜品店,做翻糖蛋糕什么的,不然将来三四十岁了才创业多奇怪呀。”

 

我鼓励她放手去做。尤其父母和男朋友都支持,年轻没什么不可以。心说我就是那个多奇怪的阶段。

 

她是个老杭州了,却蛮节俭,住城北万达广场旁,说了一会话后,问我能否顺道带上一个人,在濮家新村那里的这家房产中介的门店同事。

 

是她男朋友,刚升店里的主任不久,工作中认识的。

 

我们等了她男朋友两分钟。男生瞪着眼走近,上右后座后,我转身说你好,他一愣说你好。这时,她已经挪到左边去了。

 

三个人,气氛就不同了。女孩问他有没有吃饭。有,方便面。

 

我再次犹豫要不要摘掉墨镜,自己就不希望朋友带着墨镜跟我说话,但太阳确实耀眼,于是算了。问,你们店里最近可忙。男生没回答,我看了一眼后视镜,他不自在的样子。

 

女孩柔声对他说,“他是在问你店里最近忙不忙”。男孩说,哦,忙,不忙。

 

忽然觉得这个场面似曾相识。我选择闭嘴

 

他接到一个店里业务员的电话,立刻中气十足。后来,他说骑电动车太热了,她说以后都打车。从高架桥石祥路口子下的时候,我夸了他几句酒量,然后会心一笑说,这酒毕竟是用体力拼,没意思。

 

1小时34分钟,19.76公里,65元。我把他们放下,快到饭点,于是关了软件,寻了咖啡馆,吃了饭。

 

后来去万达广场等客人。出乎意料的是,整整一个小时没有接到客人,空车回市区,这一个半小时十几公里是白等、白跑了。

 

等候时,前五分钟有单,很快被客人电话告知已有其他拼车了,不好意思,取消。四十五分钟时,又有单,我都是很快按住,打电话过去,对方是关机,几次后,对方取消行程。

 

等我上了高架,接到一个单,我马上打电话过去问是否等我一下,上高架了,对方不耐烦的说不用了不用了,于是挂掉,等他取消。

 

今天,就是周日下午两点接的第一个单,是在滨江,江南大道潮人巷公交站,去冠二村,又是个女孩子,这回是男孩送她。

 

他没上车,我甚至觉得他比往常绝大多数时候都可能严肃些,或者他喜欢的要少很多,他甚至没有站起来,只盯着我和我的车看,不怎么搭理女朋友依依不舍。

 

这个男孩和昨天的主任男孩,都比我年轻十岁,七八岁,他们明显有些不安,焦虑。可我欣赏他们的年轻。

 

 

 

你这个sb

 

在联华超市庆春店门前斑马线,被过街人潮中的一个女孩指着车骂“你这个sb”时,已经快晚上八点了,我有些疲惫。

 

那是我昨天的第二单,从湖滨商圈龙翔桥去往刀茅巷。女乘客叫的车,还有一个女同伴,加上她们的父亲样长辈。三个人把车挤满了,我把自己的包、衣服和一财周刊从副驾驶座拿到了手刹旁。

 

这种氛围没法聊天。我提示了系安全带的事,确认了路的事。开着导航,同时请那叫车的女乘客可以自己说熟悉、近的路。

 

普通的女孩,更普通的女伴,拘谨生硬的父辈。

 

我想念了,于是去武林银泰。在标力大厦后院停了一会儿,熄火,开车窗,五六分钟后准备从耶稣堂弄转出去,发现正在施工。过来一保安,说帅哥这里去不去,得从后面走。我说好。他又走近些,居然认出我来,说你也是我们集团的嘛。

 

近乡情更怯。

 

退回来,绕到武林银泰门前延安新村公交站,熄火了等。我几乎想放弃了

 

 

 

我就在这个路口

 

武林马路对面移动公司门口呼叫,直戒坛寺路等了一蒙面带帽的姑娘。上车前就问,师傅你这车有开空调吗。我说有啊。她说能不能关掉,我不能吹,医生说不能吹。我说好。

 

她把一只小行李箱放上后座,然后自己上来。身材瘦小,牛仔上衣,约三十五六岁,看不到容貌。

 

目的地钱江市场,她说不上高架,因为堵,也不用导航,武林路直走德胜路。

 

“不坐出租车已经很久了,因为Uber的司机素质相对高些,服务也好”。我说我兼职,朋友说好玩,我抽空来试试。她说哎呀,专职和兼职就是不同。

 

我很想知道她为什么打针,打什么针,有没有传染等其他隐患,又怕不礼貌。于是关心,这夏天不能吹空调确实麻烦,太热。

 

她在市场里做事,应该是自己开店。夏天打针效果好,打针后第二天就可以吹风,但她最近每天打针。

 

九点半下车,她客气道别,让你热了,不好意思。我说再见,保重。我背、臀部汗湿,口干,要上厕所,赶紧停车。

 

边上的巷弄很热闹,有宵夜,还有夜市。我转了一圈,临走时带了半个西瓜。到车边,又开了软件。

 

又一个女乘客,就在那个路口。

 

直到我确认她可以在大关派出所这个相对大的坐标路口等我,已经通话十几次,从大街小巷穿越了十五六分钟。

 

她戴了个鸭舌帽,其貌不扬。不太说话,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的行李箱很重,是器材吗”,很疲惫的仰靠在后座

 

行李箱是她的特点,黑色,硬塑料,因为太重了,我帮它在后备箱放进取出。那个箱子里,也许是摄影器材,还有可能是其他犯罪证据吗。

 

目的地是个角落小区。

 

 

 

不用导航的

 

今天接的最长的一单,是从滨江智汇中心星巴克门口到四桥北岸的钱江国际,再去朝晖五区。

 

是个中年男人,用三星手机,跨小包,略有酒气,一上车就用手机玩游戏,偶尔看一眼股票。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他坐副驾驶座。刚开始,我有点讨厌他,但很快就平复了——我在做司机呀

 

车从钱江路附近上了高架,他很快就睡着了,文晖路下时被我叫醒。他几乎像是怕我用导航,这个最终结算14.63公里共43元的单子耗时52分钟。

 

在车上睡觉最舒服,他感慨。司机可不这么想。

 

下车转弯出来,看到浙工大朝晖校区的南门,这是我的母校吧,有八九年,七八年没进去了。开车进去,取了停车卡,想着休息二十几分种。没有关软件,接到了一单,一个学:化工学院研二义乌男生91年生。

 

他一上来就说自己的梦想是买奥迪,A4或Q5,问我的Q3多少钱。到校门口,又接上他的两个朋友,是一对情侣,男胖黑,女着黑衣,一路上在后座用手机学英语。

 

要去湖滨银泰或西湖银泰城。

 

他们眼神里的羡慕,对未知社会的向往,以及面临毕业、留杭问题的感触,跟我们那时候差别不大。很多路,都要自己走过。

 

……

 

 

 

未完待续

 

龙翔桥地铁口D和工联星巴克是挨着的,不同的人记不同的坐标而已。今天下午,那里上来一个姑娘,要回省公安厅旁的农贸市场,如果不是下雨,是骑车的,“你们是有工作的吧”,我答,有呀,平时很忙,今天出来看看,你做什么的,答人事。

 

Uber这样的打车软件,社会化平台,最有趣的地方就是给大家一个小而巧妙神奇的连接,刹那间交换的是截然不同的生活、性格片段,人生剪影。

 

只要一小会儿

 

我很累了,还写这篇体验记,是简单快乐。也谢谢你们坐过我的车

 

下一次,大雨天,或者我心情好,心情不好,会再出去转转的,也许能接上你。

 

后会有期。

 



推荐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