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林国童 > 双跳灯为谁而开

双跳灯为谁而开

我上上周居然又跑了两回uber。

今晚九点半起在浙大玉泉校区,环顾四周,边上最少的时候都有7辆车开着双跳灯在等人,多时有9、10辆,走掉几辆又来几辆,都是uber。边上还有三四辆的士在等。

乘客已经开始上错车了。

一个女生伸手就拉我的左后车门,我知道她们不是,因为我没接到单。

“师傅,是你这车吧”,门已半开。

我笑,“不是”。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两女生相视一笑,退回去,其中叫车的那位羞涩道歉,然后走开,念出本该去的那辆车的牌照号。我锁上门。

又过了两分钟,副驾驶座旁经过一个白衣女生,举着手机东张西望,见我从半拉下的车窗看她,抬头就问:“是你吗?”

我微笑,答“不是”。

决定最多再等十几分钟,左转靠近校门口。快放弃的前几秒,有人叫车,我赶紧点“确认”。

我下车给他们打开后备箱,放下行李箱。嗯,箱子挺沉。

一男一女都比我年轻,刚开始猜他们是大学生,答是博士研究生。北方人,要打车去浙大华家池校区,女孩学医在此。

我从来没有进去过那里,那里只有一半是校舍了,当年的浙江农业大学暨浙大华家池校区面积的一半已经做了中高端房产“华家池一号”。

杭州的文脉,这些年拔地而起的多是地产商,浙大湖滨校区上是嘉里中心,杭师院旧址上是杭州公馆。

男生在浙大十年,本科在紫金港校区就读,现在玉泉攻读自动化控制专业,一个月后就要去上海某外企工作了,“在杭州十几年了,很熟悉,也喜欢,一下子也有舍不得,但如果不走,就太没新鲜感了”

女孩也带着眼镜,医学博士研究生。问了我的车况,工作,是否赚钱。

路过西湖文化广场附近的时候,我说,我的公司在那里。两个彬彬有礼、质朴,有学样的陌生人,我有点喜欢他们。

车上音乐播到《你不知道的事》,我跟后座商量,“你们喜欢王力宏吗,如果喜欢,我放大声一点”。

男生友好答,“好的,可以”。

这是今晚三小时、三单里最远的一程,当即结算29元,算上补贴大概有五六十元,十点半了。

上一回从浙报大院、中山路、延安新村等地边开边等,在武林银泰边看二十几辆uber见缝插针,在百井坊巷右转弯车道、标力停车场路口,打着双跳灯,而七八辆出租车排队在武林银泰的士等候区。

我开始觉得不好意思,这是抢了的士的生意,部分影响公共秩序,大约并不是我开车的初衷和uber的使命。于是离开。

一个半小时后,终于在利星广场门口接到那晚的第一单,穿过五六辆打着双跳的私家车,在公交车站前停下,上来一对兄妹。

“他们好多都上错车了,uber太多了。你不是专业的吧”。

那一单,16元,因为我在开出三四公里后才滑动出发,去钱江新城。

我还会开uber的。

推荐 0